你的行為,決定你是誰—出身貧民窟的麥當勞執行長(上)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你的行為,決定你是誰—出身貧民窟的麥當勞執行長(上)

Single Articles

攝影師:freestocks.org,連結:Pexels

心靈成長大師東尼.羅賓斯(Tony Robbins)說,你拿什麼樣的問題問自己,會決定你的生活品質。

如果你問:「為什麼我這麼胖?」
大腦會回答:「因為我很笨,又缺乏意志力。」

羅賓斯的論點是,如果你問的是爛問題,就會得到糟糕的答案、過著糟糕的生活。但是如果你問:「我該如何盡可能善用資源,以達到生命中最好的狀態?」你的大腦會說:「我會吃品質最好的健康食物,像個專業運動員一樣健身,然後活到120歲。」

身在社會上的我們常會問:「為什麼財星五百大企業(Fortune 500)中,非裔美國人執行長那麼少?」通常會得到這類的答案:「種族歧視、種族隔離法、奴隸制度和結構性的不平等。」但是,也許我們應該問:「來自芝加哥惡名昭彰的卡布里尼—格林花園高樓(Cabrini-Green Garden)公共住宅的黑人,究竟如何成為麥當勞唯一的非裔美國人執行長?」如果想知道為什麼包容文化沒有奏效,我們可以問前面那道問題;但是,如果想弄清楚如何讓包容文化發揮作用,就應該問後面那道問題。

這位麥當勞前執行長唐.湯普森(Don Thompson)的體型很嚇人,他身高193公分、體重達120公斤,但是,他的為人非常和藹可親又誠懇,如果你不喜歡他,肯定也不會喜歡自己。他對人和種族的哲學,完全反映在他討喜的做事風格上,與他告訴我的故事如出一轍,他說:

「想成為會議中唯一一個黑人,有兩種辦法。你可以想著:『每個人都在看我。』然後把情況想像得愈來愈糟:『他們不喜歡我、不喜歡黑人······。』或者,你也可以跟我一樣想著:『每個人都在看我,他們不知道自己即將體驗到唐.湯普森帶來的巨大衝擊。我要跟他們談談,他們會了解我,我也會了解他們,我甚至可能建立一段美好的友誼,或是長長久久的業務關係。』不幸的是,我們大多數人都被洗腦,只會用第一種想法應付生活。會議是一場競賽,我會嘗試理解你,而你也在試著明白我。我們能不能成為合作夥伴?我們會成為彼此的後盾,還是敵人?如果競賽一開始,你就把會議室裡所有人都看作敵人,你已經全盤皆輸。你必須重新定位自己,想著你帶來的是新東西、好東西,而且是他們沒有的東西。

湯普森由祖母蘿莎(Rosa)撫養長大,他充滿感情的把自己長大的地方稱為「社區」(Neighborhood),而不是「貧民區」(Hood),這個用詞上的細微差異充分顯示出他的觀點,所以當別人看到慘澹的一面時,他卻能看到機會。卡布里尼—格林公共住宅的居民幾乎都是非裔美國人,白人居民只有三位,他們分別是警察、消防員和保險業務員;而那位保險業務員賣出的壽險,保額剛好只夠支付被保險人的葬禮開銷。

湯普森在1979年進入普渡大學(Purdure University),然後馬上就受到震撼教育,他回憶當時的狀況:

「進入校園後第一個晚上,我非常興奮可以上大學。這時,一輛敞篷車在我附近停下來,車上三個白人對著我喊:『黑鬼!』

我雖然受到驚嚇,但我知道比賽正要上場。因為你們絕對不可能阻止我來到這裡所追求的事物。我曾經見過你們,雖然不是你們當中特定的哪一個人,但是我見過像你們這樣的人;而且我也見過試圖掐住我的脖子、想把我勒死的黑人。所以,對我來說,這不是什麼新鮮事。你們這三個反對我的人,想停車就停吧,我絕對沒問題。要不然,你們也可以繼續開車,大聲喊出你們想說的話,不過那並不會改變任何事。」

儘管碰到這種事,他仍然對他在普渡大學的那段日子充滿感激,而且,現在他還成為學校董事會成員。

"無論你來自哪裡,只要拿到工程學位畢業,你就會得到應有的報酬,這讓你覺得平等。"

湯普森在諾斯羅普(Northrop)的國防系統部門擔任工程師,六年後晉升管理階層。1980年代末期,當國防產業需求疲弱時,他接到一通招募電話,詢問他是否想在麥當勞工作。他直覺以為是國防承包商麥道公司(McDonnell Douglas):「當我發現打來的是麥當勞漢堡時,馬上回答:『不了,謝謝。』我這麼努力就為了成為電機工程師,而且祖母已經為我投資這麼多,我不能最後卻去煎漢堡。

不過,他們卻找來一個麥當勞員工打電話給我,他曾經是貝爾實驗室的工程師,他說:『不過是來談談,你會有什麼損失嗎?』這讓我學了一課,現在我會說:『除了拒絕拉高衣領外,別拒絕任何東西。』 (Don’t turn down anything except your collar.)」

►延伸閱讀:你的行為,決定你是誰—貧民窟的麥當勞執行長(下)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你的行為,決定你是誰:塑造企業文化最重要的事》,本.霍羅維茲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