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批評自己,理解自己的選擇—每個過度努力都是傷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停止批評自己,理解自己的選擇—每個過度努力都是傷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Ava Sol on Unsplash

這幾次看到育仁,感覺他放鬆很多。

「之前那樣哭一哭,好像真的有一些東西變得不一樣了。」育仁笑著說。

「喔,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我好奇地問。

「也許就是比較輕鬆了吧!現在在工作上,比較不會像以前那樣發脾氣。」育仁聳聳肩。「很奇怪,好像諮商也沒做什麼,道理我都懂,可是,就是感覺到自己有些改變。」

「你覺得,諮商前跟現在比起來,在面對一些工作上不愉快的狀況時,感受、想法或是處理方式,有些什麼不一樣嗎?」

育仁發現了自己的不同,我想要陪著他爬梳看看。了解自己在面對這些事的感覺、想法與行動,以及他內在的人生腳本,是否有什麼鬆動,讓他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去因應、面對這些困難與挑戰。畢竟,他的生活與工作中,會一直遇到這類的難關,瞭解自己擁有哪些資源,可以幫助自己跨越,是非常重要的。

接受現況後,一切變得不一樣

育仁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想了一想。「可能最大的不一樣,就是接不接受吧!」

「怎麼說?」

「以前我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會覺得很生氣。一方面是因為挫折,但另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我認為這不是我選擇的。我本來認為,當醫生是我爸媽要的選擇,不是我要的,我是被逼的。」育仁摩挲著自己的大腿。

「不過在跟你談的過程,討論到生存策略時,我才發現,雖然我的確是為了在我爸的情緒下生存;但是,決定當醫生,仍然是我為了生存做的選擇。因為我評估過,做這個選擇,可以讓我不用一直花力氣、處理我跟爸媽的衝突,還可以讓我趕快存到錢,搬離這個家。」育仁突然笑了。「而且當醫生常常需要值班,所以我就有不回家、可以住在宿舍的理由。」

「當我發現,原來當醫生還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不能全部都怪到我爸頭上時,後來,在工作中面對鳥事的時候,我好像變得會跟自己說:『呃,可是這個工作是你自己選的,以後這種事說不定還很多,所以你得想出辦法面對才行。』

「很有趣的是,我這麼想以後,心情反而平靜了不少,有些鳥事也變得能忍受很多。因為,醫院就是充滿鳥事的地方,沒有鳥事才奇怪吧!」育仁大笑。

我非常佩服育仁自己的覺察與調適能力。

開根好_過度努力_周慕姿_金句

「這是我的選擇」,並不等於「這是我的錯」

有時候我們人生最難受的,是發現
原來現在的痛苦、境況,跟自己的選擇有關。對於許多在人生中已經傷痕累累的人而言,要承認這件事,等於是在怪自己說:「所以現在會受苦,是你自己的錯。」這是讓人非常難以承受的。當然,承認是自己的選擇,並非代表是自己的錯;只是,大部分的人,容易把「負責任」和「犯錯」劃上等號,而很難不自我批評。於是,使得這個「承認選擇、負起責任」的過程,成為重如泰山的責任巨石,壓得讓人動彈不得。

只是,當我們不能承認時,卻又難以拿回自己對生命的主導權;因此,可能繼續留在這個苦當中,氣自己,也氣別人,而無法動彈。接受並承認自己所做的選擇,且瞭解自己做這個選擇,可能是為了生存、或逃避一些痛苦、或害怕,而不過度責怪自己,也不逃避承認與面對。

這,其實是最辛苦,也是最困難的部分。但育仁卻自己跨越了這一段。

在心裡不舒服時,先讓自己離開現場……

我很想知道,是什麼改變,讓他能夠接受「這是我的選擇」,而不出現「這是我的錯」的非理性信念?

「我後來用你跟我談的方法,檢視了自己一下。」育仁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我發現,每一次我對別人很生氣的時候,常常是我批評完自己之後。」這個發現完全引起我的好奇心,我很認真地聽著。

「之前像你說的,我心裡有個很會批評自己的聲音,姑且就把它稱為『唱衰魔人』好了。我留意了一下這個『唱衰魔人』的行為模式,發現它會在我挫折、工作遇到困難的時候,跑出來亂。」育仁笑笑地說。

「比如我被病人家屬罵,已經超級不爽了,這時候『唱衰魔人』還會出來說:『你看,你就是什麼事都做不好,所以都當醫生了,還會被人家罵。』

「聽到它的話,我當然就更不爽,就會越來越生氣,覺得這些人都很可惡,為什麼我要待在這裡被大家糟蹋。後面你就知道了,是我一開始來找你的原因。」育仁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

「後來我開始按照你說的,在覺得不舒服時,先不要馬上反應,讓自己可以離開現場什麼的。然後一個人的時候,再試著記錄一些自己的情緒。

「我發現,這個方法好像真的有用。離開現場之後,我讓自己稍微靜一靜,問自己到底怎麼了。幾次下來,發現那個『唱衰魔人』的批評實在太影響我。所以後來只要它唱衰我,我就讓自己冷靜一下,客觀評估整個情況,然後想像我自己去回應它的唱衰,跟他說,其實沒那麼嚴重。

「我發現,這好像可以讓我比較不那麼生氣,可以冷靜把後面的事情處理完,對自己的批評也變少了。然後,我有空的時候,用你建議的方法記錄一下,抓出我自己的情緒模式,結果就發現:「原來我被批評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很糟糕。像你說的,我沒辦法消化這些,就會想怪天怪地怪別人,然後現在的狀況就會讓我更難忍受,讓我覺得我是被迫的。

「不過,當我可以對自己停止批評後,要承認當醫生,其實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不只是我爸爸造成的,好像會比之前容易一些。因為之前我真的會感覺:『我已經那麼慘了,為什麼還要負全部的責任?』就會覺得更生氣,哈哈!」育仁拍拍自己的大腿。

D_開根好-squaregood-過度努力-周慕姿-金句-4

其實,自己不全然沒有選擇能力

發現育仁如此冰雪聰明,我決定再乘勝追擊一下。「發現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對你的幫助是什麼?」

育仁愣了一下。

「這是個好問題……我沒想過。但你這麼一問,我才發現這個想法的確有幫助我。我本來以為,認為是自己的選擇,就是不逃避、負責的態度而已。」育仁停頓了一下,想了想。「不過,當我發現這是我的選擇,我才知道,不管我爸是什麼樣子,我可能都是有選擇的。雖然有時候,選項本身可能不夠好。」

「你的意思是,不管你爸,或是身邊的環境給你多大的壓力,其實你都是有選擇的。即使有時,那個選擇不是你最好的選擇,但說不定,那個選擇是你評估過,所付出的代價可能比較少,或者,是你可以承擔的。例如,你決定當醫生,可能因為你爸想要你當,但你也有一些自己的考量,所以,你做了這個選擇。」我頓了頓,看看育仁的反應。

育仁很專心地聽著我說。

「因為當時是你的選擇,也就是說,在爸爸給你這麼大的壓力下,你仍然保有自己的評估,還能有做選擇的能力;現在的你,一定比那個時候更有力量、更有資源,所以,如果你想要做其他的選擇,其實也可以,對不對?」

「因為,你很早,就有做選擇的能力了。」

育仁若有所思地看著我。

承認自己的選擇,不只是負起自己的責任;也是承認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有能力做選擇。

不過,有時候因為太苦,要承認是自己的選擇,其實是非常困難的。特別是,當身邊的人對自己很嚴苛,而自己為了適應生活又內化了別人的標準當成自我批評的要求時──勇氣,常在這些批評下消耗殆盡。

當我們願意理解:自己的選擇,只是為了生存、為了適應,而這些選擇沒有好壞。當我們能給自己一點同理、一點溫柔,一些空間,能夠好好呵護自我,讓自我能夠伸展時──自我會慢慢長出力量,面對這個世界;也將有勇氣與彈性,讓自己的人生有其他選擇的可能性。

於是,我們不再只有努力做到別人標準的「正確答案」,而將能慢慢建立自己的標準,找到屬於自己人生的答案。

本文摘錄自寶瓶文化《過度努力:每個過度,都是傷的證明

►相關書籍:寶瓶文化《過度努力:每個過度,都是傷的證明》.周慕姿 著
►相關書籍:寶瓶文化《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周慕姿 著

開根好_過度努力_寶瓶_周慕姿開根好_情緒勒索_周慕姿_寶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