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性別的人──從唐宗漢到《唐鳳》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跨越性別的人──從唐宗漢到《唐鳳》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第一本經唐鳳認可,串連她的過去與現在,遠眺自由與未來的深刻之作。

大部分的台灣民眾都知道唐鳳是跨性別,她在二十四歲的時候決定從生理男性跨越到生理女性。她自己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體內的「女性」多於「男性」,並且毅然決定成為一位跨越性別的人?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這本書裡提到,在一次驕傲月的線上對談中,唐鳳和《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坦誠相對,兩人分享了青少年時代的迷惘。
哈拉瑞提到,他遲至二十一歲才出櫃,承認自己是男同志的他,其實早在十五歲的時候就意識到自己喜歡男生而非女生,但他一直搞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後來他回顧這段歷程,不禁感嘆,一向自認聰明的他,竟然對自己了解這麼少。

唐鳳認識自己性別的歷程也非常曲折,雖然她出生的時候是生理男性,原本的名字叫唐宗漢,她還幫自己在網路世界取了一個英文名字Autrijus,中文意思是「大家的孩子」。十三、十四歲的時候,她也過著男性的青春期,但是感覺上又不是那麼男性,後來她才知道,原來在生理上,相較於其他的男性,她的睪固酮素特別低。

過了十年之後,唐鳳決定跨越性別,她服用了雌激素,但是沒有動性別手術。二十四歲的時候,她經歷了第二次青春期,但這次是以女性的身分。她也把自己的中文名字從唐宗漢改成唐鳳,英文名字則由Autrijus,改成Audrey(奧黛莉)。

二○一七年一月出刊的一八二期《國家地理雜誌》「性別革命特刊」提到,現代醫學雖然已經有很先進的性別手術,但是除了極少數國家的人民可以遵照個人意志,只要提出要求即可改變性別外,大部分國家的醫療體系在個人進行性別手術或服用相關藥物之前,一定都會向進行手術的人做再三確認。而這些確認的方式包含了多份心理諮商診斷書,以確定個人在心理上對於轉換到新的性別是否已經做好準備。

在《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這本書裡,作者並沒有刻意用一整個章節去談論唐鳳在心理上對轉換性別的需求,但我們可以從散落在各個章節中的片段看出她在心理上的轉折。

我們都知道,雖然唐鳳就讀國小的年代台灣的實驗教育法還沒通過,但是她靠著優異的學習成績,加上剛好遇到贊成她自學的父母和老師,所以她從國小三年級開始就過著半自主學習的生活,她幾乎每周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是在家自修。上了國中之後,她甚至得到校長的允許,只要定時來參加學校的月考即可。
因為自修的時間變多了,唐鳳從小學開始就對宗教和靈性書籍有興趣,她曾經提出自己是由三個「小我」所組成。其中一個是每天吃飯生活的「日常我」,一個是喜歡寫詩的「靈性我」,另一個是「網路我」,也就是網路上化名為Autrijus的我。

在她十四歲那一年,這三個「我」個性不同,卻住在同一個身體裡,讓她覺得非常困惑,她需要找一個地方獨處,好好地想一下如何讓這三個我融合在一起。於是在徵得父母和師長的同意下,她獨自一人住在烏來山區的一間小木屋裡。

在這樣寧靜的環境裡,她開始想著自己從小至今,與這個世界的衝突,所謂何來?
她想著要如何活在這個世界上,要如何能少一點痛苦,多一點幸福?
在她的身體深處,似乎有一種女性的呼召慢慢甦醒,如果社會可以接受她是女性,許多過往發生的不愉快,也許就不會發生了。
十四歲在小屋獨處的這幾天,是影響唐鳳思考性別差異的第一步,但是一直到十年後,唐鳳才真正做出跨越性別的決定。

二十三歲的唐鳳在網路社群裡自創了一個Perl6線上跨國頻道,她在這個頻道扮演社群領導的角色,她也在這個頻道推廣壯遊,她希望透過到世界各地拜訪不同的黑客,向他們學習請益。
在兩年的壯遊之後,她除了從不同的人身上學習到各種程式語言,也見識到性別光譜的無限可能,於是在二十四歲這一年,她決定跨性別而且昭告天下。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這本書的作者丘美珍和鄭仲嵐在後記裡提到,在決定跨越性別那一年,唐鳳選擇了「鳳」這個字,做為她的新名字。以中文來說,「鳳」本身就是一個跨越性別的字。在龍「鳳」中,代表雌性,在「鳳」凰中,又代表雄性。

「鳳」這個字非常適合唐鳳,除了是因為唐鳳擁有跨性別外,主要還在於她一生追求的理念。她雖然從小被譽為天才兒童、程式語言高手、網路黑客、新創企業家……等等。但她提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分享」與「協作」,她希望幫助正反不同意見的兩方搭起一座跨越的橋樑,讓彼此可以進行溝通。所以唐鳳不只做到了性別上的跨越,也做到了工作上、生活上的跨越,這才是她真正取名唐鳳的由來。

►延伸閱讀:大家眼中的天才:影響唐鳳至今的二十本書
►相關書籍:親子天下《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丘美珍、鄭仲嵐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