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工職魂》:人生就是他們最棒的作品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百工職魂》:人生就是他們最棒的作品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Wei-Cheng Wu on Unsplash

《百工職魂》介紹台灣許多隱身於民間的高手,有一些是面臨快速凋零的產業,但仍懷著一身風骨堅持;有一些則是成功轉型,將傳統文化發揚光大;還有一些職人則是硬撐苦守,但仍希望能將一身技藝,創作工藝的精神與靈魂,寄託於每件作品中,永世的流傳下去。

孤獨與交流

在這些故事中,像是雲林北港的神像修復師楊時明,是從學徒開始做起。要學習一門工藝,一門技術,得先捱得住寂寞、撐得住孤獨,年輕的時候,別人在消遙,但挺得住的人,即便只是在打掃、打雜、打磨、甚至是打底,做這些基本工,也能在三五年中,磨練出鋼鐵般的意志與沉穩的性格。在這些沉潛的期間,他們只專心做好一件事,期望能被師傅認可,期望自己能獨當一面的日子趕快到來。

而這些職人就算已在此產業中闖出名堂,他們仍然默默的做。像是媽祖御用的珠帽師王土涼,製作這些神明御用的珠帽已四十多個年頭,許多客人皆說是神明的指示,指定要找王土涼製作珠帽,對王土涼而言,這是無上光榮的事。雖然現今許多產業都相當重視「行銷」,但對這些職人而言,全心全力的做好比宣傳更重要,他們個個默默地做到頂尖,「行銷」二字彷彿不曾停駐心中。

別人要比拼管不了,花俏的行銷手法也學不來,他只想實實在在地做好每件工作,吸引真正認同這份價值的人上門。——P.215〈【神像修復】神明也要微整形〉

但也有人不甘於寂寞,致力於與同好互相切磋交流,傳達自己奉獻一切的熱情。全台唯一的光劍鑄造師馬可多,是電影《星際大戰》的狂熱愛好者,就因為這份痴狂,他全力投入光劍的製作已逾二十個年頭,所有零件全都自己來。有趣的是,要買他的光劍還得先回答十道申論題,證明自己也是同道中人才能購買,從這也讓人感受到,原來這一切都不僅僅只是一張訂單、一筆價錢,而是只有他們才懂的浪漫與執著。

如何做到傳承

許多舊有工藝與產業都因為時代快速變遷,科技與生活習慣的快速轉變,使得這些老工藝瞬間無處可去,失去可安放的位置,找不到在現有生活中的價值。如何將傳統文化繼續傳承下去,考驗著每位職人在不同情境下如何因應與重生。殯葬業冬瓜行旅的負責人小冬瓜,即察覺現代小家庭無法應對龐大繁雜的治喪禮俗,也感受到人們對於死亡的惶恐與恐懼,便為客戶客製化小而美的追思會,憑藉著自身對於傳統禮俗的專業知識,不僅將傳統祝福的意涵蘊含其中,也結合往生者生前的興趣與個性,將儀式舉備的像場生日派對,或是電影發布會,讓仍在世的生者能減緩悲傷的情緒。

有時我們只是不知如何面對,不知能否迎接這份傷痛,也許用另一種型態來看待人生的最後一程,家屬能打開心胸,更開闊的想著,雖然記憶會被時間沖淡,但逝去的人們永遠存於大家的心中。

而有些技藝,雖然因相關產業的沒落,需求大量減少,但仍無法隱藏職人眼中閃閃發亮的光芒。台北市迪化街的「玉鳳旗袍店」,師傅陳忠信親眼見證旗袍業的興盛與衰亡,但憑著別人偷不走的技藝和不屈不饒的毅力,成為電影《刺客聶隱娘》的御用旗袍師,也因此打響了陳忠信的名號。如何將渾身的手藝讓世人看見?唯有想方設法的改變,方能讓他人見證師傅不朽的好手藝。

也有的職人,曾經走過歪路,打滾放蕩多年後,才徹底醒悟,嚴格指導自己店裡的年輕人,希望他們能懂得社會事的眉角、懂得腳踏實地的賺錢,也懂得認真看待自己的工作。鰻魚飯店老闆楊承樺,不僅傳授廚房技藝,也一併要求徒弟工作該具備的心態與工夫,唯有根基打穩了,自己擁有的實力才是往後在社會闖蕩的真本領。

犧牲與承擔

勇於夢想成為唯一的人們,追求技藝上的盡善盡美,但也伴隨著許多病痛與折磨,通常是佈滿雙手的老繭、逐漸退化的視力、反覆發炎疼痛的患部,或者是手腕的腕隧道症候群等等,這些痛都像是在告訴我們,這條道路並不好走。除了身體上的痛,他們也因此錯過了許多人生的風景。像是布袋戲戲偶師徐建彰,作為「雕刻國寶」徐炎卿之子,當年布袋戲轟動全台的盛況,酬神的布袋戲團,有時一天可多達上萬團,所以在徐建彰的記憶中,父親一直是忙碌且少言的,對於父親的印象,僅能從一尊尊的布袋戲偶中,尋出父親心中細膩的那一塊。

現在,面對更新、更快速、更便宜的工廠大量製造販售,講求質感與工法的職人,往往只能被動式地轉而接受少量訂單,甚至是只好選擇退休。

嘉義民雄的巷弄間,有全台唯一的烘爐職人羅榮材。烘爐在現今社會中僅僅只有小吃業者,或是新人結婚傳統儀式才會使用到,它雖然重要,卻始終無聲地默默存在著。面對著即將被淘汰或是無人接手的未來,羅榮材抱持著只要有人仍覺得好用,就要繼續做下去的使命,日復一日,就像那些待在廚房一角的烘爐一樣,靜靜地待在那,即便不知道有沒有下筆訂單,仍持續地在鐵皮屋內敲打製作著。

無論投入了多少,結局是什麼,是否有人願意接班?文化是否得以傳承?記憶與技藝,能以什麼形式傳遞下去?我都在這一個個故事中,看見孓然一身的氣魄、勇於創新的勇氣,以及守成文化的真心。本書的最後一個故事,嘉義製材工廠的博文叔,在採訪後隔一年,即二○二一年一月辭世。這些職人們的夢想與執著,為他們創造了獨一無二的人生旅途,對後世來說,其實也是一件件獨一無二的偉大作品。

全文經 塔拉拉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一本記錄台灣職人的生命故事:《百工職魂》
►相關書籍:寶瓶文化《百工職魂》.目映·台北 著

開根好_百工職魂_寶瓶

https://www.facebook.com/hi.square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