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失智的爸爸綁在床上,是最好的照顧方法?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把失智的爸爸綁在床上,是最好的照顧方法?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Bruno Aguirre on Unsplash

照護不只是吃和睡,每個家庭都要摸索出改善之道

躺在床上的住院患者是年長的王伯伯。王伯伯的子女忙碌於工作,無法分身,所以每次當我查房到王伯伯床邊時,除了患者外,就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外籍看護阿尼。我頭一回來看望時,王伯伯是手腳四肢都被綁在床上的狀態。那時,我一踏進病房,另一個身影幾乎同時跟著進入,我一看,是手上拿著剛買好早餐的外籍看護。

我問:「一定要把手腳都綁在床上嗎?」
外籍看護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回答:「因為要去買早餐,病人不能去商店,所以只好綁在床上。我怕他危險。」

  • 從頭慢慢問看護

怕外籍看護聽不太懂中文,我把想問的問題拆成好幾個,從頭慢慢問起:「王伯伯為什麼住院呢?」
阿尼說:「阿伯都不睡覺,脾氣很壞。」
我問:「阿伯為什麼不睡覺?那他白天有沒有睡覺?平常活動做什麼呢?」
阿尼說:「白天就跟他去路邊走走。累了,就回家休息。」

聽到有出去走路,表示多少有在動,就是好現象,但運動量多少呢?
於是,我追問下去:「走路走多久?會不會跟別人講話、聊天?」
阿尼沒有回答,反倒問我:「醫生,你要不要跟老闆說話?老闆要跟你講電話。」我說好,於是阿尼很快地幫我接通家屬。

幫王伯伯解開綁住手腳的約束帶

透過電話,我才知道原來王伯伯的女兒住在北部,只有住院和出院這兩個比較重大的關鍵時刻,會特地跑一趟南部來協助辦理。

無可奈何的我,只好直白地問清楚他們的需求:「王小姐,你也知道你父親是失智症患者,現在病情發展到這樣,你希望這次住院,醫療這端要照顧到什麼程度呢?」
電話中的王小姐這樣回答:「阿尼是全世界最好的外勞。我爸爸跟她住,只要我爸爸乖乖聽話,阿尼能讓我爸吃得下,生活很安全就很好。」
王小姐想一想,又對我再強調一個重點:「晚上要睡得著,很重要!」

我邊透過手機與家屬通話,邊看著王伯伯奮力地左踢右打,想掙脫綁住他手腳的約束帶,於是我趕緊幫他把帶子都拆開。王伯伯是手腳自由了,但看得出來他因為被約束在床上這件事,氣到連話都不想講,拒絕回答我任何問題。

家屬只要王伯伯「乖乖的」?!

於是,我回到電話中,和王小姐討論使用約束帶的問題:「王小姐,你希望你爸爸乖乖的,可是乖不乖和睡不睡覺不見得直接相關啊。說起來,很多狀況都會導致睡不著。再說,你要老人家安靜的、不反抗,接受照顧,是可以搭配藥物使用,可是,這樣用藥會造成老人家退化很快喔。」
王小姐的回答很坦白:「陳醫師,我真的不怕他退化。我真的只要他好照顧就好!」
看看眼前氣到誰都不搭理的老人家,我忍不住這樣說:「王小姐,聽起來你在乎的關鍵是只要外籍看護不抱怨,外籍看護覺得爸爸好照顧就好,對嗎?」
王小姐說:「阿尼很辛苦。我希望爸爸不要生氣,也願意晚上好好睡覺,讓阿尼晚上可以好好休息。」

即使是透過電話,我都能聽見她語氣中的無奈,所以我也不忍苛求,只能嘆口氣後,再次努力:「王小姐,我了解你很依賴阿尼照顧爸爸,可以說是你唯一的依靠了,但是除了做到讓爸爸吃和睡,你爸爸的喜好等其他生活安排,怎麼辦?」
王小姐還是簡短地重複:「我想要我爸爸活著。有人照顧他活著、有飯吃、安全,這樣就好。」

話說到這個地步,我也看懂這個家庭狀況了。
王伯伯需要的,是外籍看護有正確的照顧知識和態度;王小姐是家中主要擔負起照顧老父親責任的人,可是她與父親南北分居兩地,在南部老家居住的父親只能倚靠外籍看護。這背後分析起來,一定有許多不得已的緣由。

可是來到醫院的是王伯伯,他是我的病人,也是我關心的重點。王小姐的處理方式其實忽略了王伯伯是位失智患者,身旁需要有人懂得耐心觀察和理解他想表達的意思的人,所以身處遠方的王小姐,雖然有透過電話視訊,遙控照顧父親的工作,但她並不了解失智患者是否真的被好好照顧了,而這絕對不能光用有沒有吃飯和睡覺來判斷。

我想王伯伯真正需要的,是跟著一起生活的外籍看護阿尼,獲得正確的照顧知識和態度。

從王伯伯的每日生活狀況,開始了解

於是,講完電話後,我就拉著阿尼,一起坐下來聊聊。我請阿尼先說一下王伯伯的每日生活狀況給我聽。

透過阿尼努力地描述,比手畫腳,我大致懂得了。王伯伯過去其實是會出門到巷口或廟中去找人聊天的,可是慢慢地,他不出門了。有時候,白天會長時間睡覺、不起床。有時候是兩天不睡之後,一睡就是一整天,幾乎很難找到睡覺的規律性。老少兩人間長時間處於無話可說的狀態。阿尼雖是關心老人家,但真的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所以主要照顧還是放在為他清潔身體、準備三餐上,頂多就是注意看著他走路、避免跌倒。

我問阿尼:「如果你白天都在睡覺,到了晚上,還會想睡覺嗎?」
阿尼搖搖頭。這下,阿尼也懂了要讓自己晚上能睡,就要先讓老人家晚上也會想睡覺,所以想辦法避免王伯伯在白天就躺著一直睡,就變得相當重要。

 可是,要怎麼做呢?阿尼露出茫然又沒自信的表情。於是,我帶著阿尼討論,一起想辦法。例如,白天時,阿尼可以主動帶王伯伯去巷口或廟裡,也可以去鄰近地區老人多的地方,多去個兩三次,讓王伯伯遇見老朋友。這些過去有交情的人,可以和王伯伯談談天,回味一下過去的記憶。若找老朋友不容易,那麼一起到公園、菜市場或大賣場走走逛逛,也是好主意,總比阿尼硬是把大門反鎖,讓王伯伯自己在家。阿尼一邊掛心老人家的安全,一邊匆忙買菜、購物好多了。 

失智患者不會沒事暴怒,是因為委屈或害怕等情緒

花了好多時間,討論如何避免老人家晚上不睡覺後,我們接著討論王伯伯常生氣這件事。
我問阿尼:「阿尼,你喜歡生氣嗎?」
阿尼立刻回答:「沒事的話,我為何要生氣呢?」
我點點頭:「對,所以一個人生氣了,就代表一定有什麼事讓人生氣了。」我請阿尼往後若見到王伯伯生氣了,要先注意觀察,是不是王伯伯被勉強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甚至他感覺自己被逼著一定要去做。

例如,王伯伯是不是被強迫去吃他不想吃的東西?是不是他還不想睡,但卻被要求去睡覺?或者他想出門,卻被阻止等等。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們不要強迫他一定要做,他也就不會生氣了。王伯伯是失智患者,但即使失智了,也不代表會沒事就暴怒。失智患者就和所有人一樣,都是因為感覺委屈了,才會想哭或生氣。只是有時候,身為照顧者的我們,並不了解觸發他們情緒的原因。

我這樣問阿尼:「你有小孩嗎?」
阿尼點點頭。
我說:「你照顧過小寶寶,有沒有發現小寶寶會因為想吃東西但吃不到,或者屁股濕了,但沒有人注意到該換尿布了,小寶寶感覺不舒服了就會大哭,現在王伯伯也是這樣的,所以我們應該要注意他沒辦法說出來的需求。其實有時候我們很心急,一不小心講話就大聲起來,可是王伯伯聽不懂,只感覺我們說話大聲是在對他生氣,他也會感覺有危險、忍不住害怕,但又不知道怎麼辦,所以他才發脾氣。這時候的王伯伯是為了保護自己,才脾氣不好的。」

就這樣,我們陸陸續續討論了許多。到了出院的前一天,阿尼學會了調整藥物劑量的方式,也學到許多照顧失智患者的方法。我看著阿尼帶王伯伯一起走出病房的身影,衷心期望互相為伴的兩人在回家後,會有更好的相處方式。

- - -

細想這個家庭的狀況,王小姐因工作必須遠居北部,但她也為老人家聘雇了外籍看護,並申請居家醫療,我就曾透過居家醫療到王伯伯家中看望過,發現屋內環境乾淨、整潔,沒有異味,還有鄰居會不定時來探望,以及協助處理阿尼沒辦法處理的事情。所以我雖然疑惑王小姐為何不把父親放在身旁,就近照料,但我也理解她的確也算盡心盡力了。我接觸過太多家屬,都不如她這樣願意接電話和醫師討論、承擔醫療與照護費用。只是照顧失智患者,畢竟不是只有花錢和關心吃、睡就好,我們需要協助真正貼身承擔每一天照顧責任的人,懂得照顧的方法。

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困難要處理。照顧沒有標準答案,但若大家都可以再多做一點,一定可以讓狀況有改善的可能,這才是對患者好、對外籍看護好,更是改善整體家庭相處狀況和維繫家人感情的方法啊。

後來,我又去王伯伯家,協助他藥物的開立及調整。我看到阿尼與王伯伯的互動及居家狀況,家中雖沒有美輪美奐,但也是乾淨、整齊,更沒有一直用約束帶綁著他的手。只是,王伯伯家裡附近實在沒有鄰近的廟宇或是鄰里長辦公室等活動中心,讓他聊天。我忍不住想,之前他們是走多遠去散步呢?

但是現在,王伯伯坐在椅子上,看著女兒從北部寄下來的豬哥亮的光碟片。伯伯看著、看著,偶爾也會笑出聲,我想王伯伯的女兒與阿尼,也算是努力地找出王伯伯的照顧之道了。

醫生的交代愛注意

如何協助外籍看護照顧長輩?

  1. 雇主(付錢的老闆)對待長輩的態度,就是外籍看護照護長輩的核心態度。當我們重視我們的父母,時不時會在父母身邊噓寒問暖、耐心對待,外籍看護也會拿出一樣的態度來對待我們父母。
  2. 外籍看護說:「我們國家沒有那麼多老人!」所以,外籍看護對於長輩的認識及照顧完全來自於我們教他們的,因此,我們要教他們如何量血壓、如何安全的移位、洗澡等。每一個細節,我們都要親自確認,這樣才能確保我們與看護的認知相同,也才能安心地把長輩交給他們照顧。
  3. 當你真的很忙碌,並且家中只有老父親與外籍看護兩人同住時,有些人會選擇裝設監視器,以不定時的在遠端監測家中是否有異常狀況。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這樣安排是為你好!照顧父母的25個盲點》

►延伸閱讀:愛妳的人,會想看妳變老的樣子
►相關書籍:寶瓶文化《這樣安排是為你好! 照顧父母的25個盲點》 .陳乃菁  著

開根好_這樣安排是為你好_寶瓶_失智

https://www.facebook.com/hi.square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