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權力」很好用,教你認出誰是濫權者!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懂權力」很好用,教你認出誰是濫權者!

Single Articles

攝影師:Julia Larson,連結:Pexels

權力不是天生,不專屬位階,而是取決於需求關係。

我們擁有的權力,比我們以為的更多。這樣講一點也不牽強。權力存在於每個角色,也存在每個關係中;權力是在互相需要的人們之間流動的資源。搞懂權力,每天演好你在別人故事中的角色,你能做強大的自己,同時照亮他人。

想制止濫用權力,從識別濫權者開始。與身分地位、控制和證明性能力有關的不安全感,似乎和這些需求本身息息相關,許多濫用權力者似乎在這些方面都需索無度,包括下列三種:

■ 霸凌者

霸凌者利用權力進行威脅和恐嚇,做為維持控制的手段。

通常,霸凌者會聲稱這樣做是為了讓人們負起責任。研究顯示,事實並非如此。當控制我們的人暴怒,做出卑鄙和侮辱的行為,或對我們無法改變的行為和無法修正的事情提出「回饋意見」,不管採取這種做法的人怎麼跟你說,但目的都不是要幫助你或提供有建設性的協助。

有時,對方只是在宣洩自己的情緒。有時,對方是把自己的失敗歸咎到我們身上。通常,他們這樣做是要打擊我們的信心,暗示我們做得不好,不值得信任或很可悲,故意讓我們覺得必須依賴他們或虧欠他們,而且讓我們以為自己不可能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待遇。

這種「回饋意見」是一種戰術、一種權力轉移,旨在將不安全感從源頭移轉到目標對象。這是嘗試藉由從心理上剝奪目標對象的能力,來維持權力和控制。表面上這種做法被稱為「回饋意見」或「指導」,但實際上卻是一種心理戰。

需要說清楚的是,霸凌者跟嚴厲的上司不能畫上等號。霸凌者極盡可能地掌控,藉此提升自己的地位,而嚴厲的上司則使用權力,做為控制團體成效和提升他人的方式。

嚴厲的上司會設定很高但可以實現的標準,並讓每個人為自己負責。嚴厲的上司在下屬表現好時會予以肯定,也會接受應承擔的指責,而不是搶別人的功勞,自己失敗卻怪罪他人。嚴厲的上司懂得包容而不搞分化,並能冷靜直接地提供回饋意見,而不是在公開場合飆罵,當眾動粗或在背後說人壞話。

負面回饋意見永遠不會讓人感覺良好。但嚴厲上司提出的負面回饋意見,很少感情用事讓人難以招架。當權力高過你的人,對你做出不必要的批評,對你很嚴苛或故意貶低你,似乎以批評你為樂,而不僅僅是批評你的工作,甚至還過分到出言恐嚇,為難你或威脅你,這時你面對的不是嚴厲的上司,而是霸凌者。

■ 自大狂

有時濫用權力是為了向已不在身邊的人證明自己有價值。常見的故事情節是,知名領導人努力不懈地追求卓越,是為了向從小就沒照顧過他且虐待成性的父親,證明自己有能力。

對於自大狂來說,每次社交互動都是一次大好機會,讓自己掌握權力、聲明身分地位,並提醒其他人自己多麼重要、多麼被需要,以及多麼特別。跟自大狂的關係若無法達到此項目的,這種關係就無法運作。自大狂無法接受失敗,甚至犯錯。自大狂在成功時會搶著居功,失敗時就怪罪別人。他們覺得自己有權享受特權,即使那不在其應享的權利範圍內。這種人認為凡事必須以自己為中心,總是把場面搞成非他不可,如果沒了他,事情就做不下去。

■ 花花公子

有時,當權力導致不當性行為,原因就出在身居高位不勝孤獨。
根據一些心理學家的說法,那些擔心自己不討人喜歡的男性掌權者,會向他們遇到的每個女人求愛。權力也會讓人變得偏執,質疑人們接近他們有何居心,就會再三測試別人是否真心愛他們。

有時,當權力導致不當性行為,那是因為另一種不安全感作祟。以男性為主的世界中,需要不斷測試並證明自己男性力量。當使用權力是為了維護社會主導地位和優越感,權力就跟侵犯行為產生連結。同樣地,當使用權力的目的是要取得支配地位並證明自己的性能力,那麼權力就跟性產生連結。

我們所有人都有需求,也有不安全感,但是處於權力地位時,人們就會為了滿足需求和消除不安全感而採取行動。

我們最近看到的性騷擾事件中的主角,許多人有強迫症,有些還有戀物癖。他們工於心計又有反社會人格,對有職業前途卻毫無戒心的年輕女性進行剝削,讓她們只能服從,別無選擇。他們操縱、威脅,有時還會下藥或以暴力強迫對他們沒有興趣的女性。

自我感覺強大的人,不會表現出這種惡劣行徑;感到絕望的人,才會犯下如此暴行。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懂權力,在每個角色上發光:史丹佛MBA爆棚選修課,擊敗沒安全感、霸凌,讓自己被需要就能自信發揮影響力》

►延伸閱讀:讓奧運金牌教練告訴你—《一流的人如何保持顛峰》
►相關書籍:天下雜誌《懂權力,在每個角色上發光:史丹佛MBA爆棚選修課,擊敗沒安全感、霸凌,讓自己被需要就能自信發揮影響力》 .黛博拉·葛倫費德  著

開根好_懂權力_天下雜誌

https://www.facebook.com/hi.square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