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河流那樣活過—《通信新聞詩文集》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像河流那樣活過—《通信新聞詩文集》

Single Articles

(圖片來源:靜香愛洗澡)

生命中的逝去和別離,原是生命的常態。這世上,水在流,雲在飄,沒有什麼會一直待在原地守候的。花開有度,聚散有時。也許,我們都該慶幸,在生命中遇到彼此,相互取過暖,相互照亮過,我們的生命,才變得脈絡分明。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好像電影的畫面,一頁一頁地過去,順其自然,有跌宕起伏,也有平靜溫暖。然而,人生要比電影艱難,因為往往不能稱心如意。

趙文豪《通信新聞詩文集》就像是把背包裡的東西攤開整理,那個氣味、溫度和氛圍所產生文字的細微變化,就像是在分類解碼。這其中就如同以文字的方式留下記憶,用時空交錯的方式再一次複習整理,在交會的過程中,或許又會碰觸的另一個線條,之後題材活化了,過往不再是過往,記憶不再是記憶,文字在新的空間形成一個新的有機再生的物質,過程中噴發出不一樣的複合語言。

他在詩作〈浪跡〉是這樣描述的,

「於是這回經過聖山的時候/離陽光最近,卻突然密雲籠罩。/以前是被拉著上山的/──學著呼吸,學著處理。學著學著/就拉著另一個人上山。//拔山倒海而來的雨勢通常沒什麼預兆/卻突然想起在稀微的虛線中/甚至在下巴長成一大片草原/想起經過聖山一次,又一次的悸動/所撐起天空的模樣/漸漸開始懂了而哭著笑著/日子隨著風起伏,像一道道不規則的浪/還有很多路要走,卻始終面帶微笑」

空氣中氤氳著冰冷水汽,迷濛的烏黯色天空找不到亮度。光與暗的結合使可見度變得模糊,就好像走在一個不知向往何方的太虛幻境,唯有一次次的悸動在迷離的天空展現大度,用知識的風去推動思考的風帆,用智慧的星火去點燃思想的火花,用浪漫的激情去創造美好的生活,在封面上採用馬尼尼為人臉的構圖,埋下的伏筆可曾觸動過你的曾經。

我們都不是很完美的人,但我們要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在孤獨的時候,給自己安慰;在寂寞的時候,給自己溫暖。學會獨立,告別依賴,對軟弱的自己說再見。原來失去並沒有想像中那樣痛苦,悲傷,絕望,像是從海裡用手捧了一把水,很快流散,只剩下手心空落落的無助。

文豪是一個有暖度的人,所謂暖度,是敢作敢為與善解人意之間的一種平衡。他的文字傳遞了一股認份卻又交織了一股暖感的底蘊,該如何傳遞這個氛圍,就成了我們首要面對的課題。時光就像我們指尖的細沙,不經意間緩緩流逝,等回過神來,只有指尖殘存的觸感能夠告訴我們,它曾經存在過。時間不可以重來,而盡力留住它的最好方式就是用影像重溫視覺的觸感,用文字聆聽心靈的呼吸。這也是文豪用創作送給我們的禮物。

本文作者 春花豆腐捲,隱身在巷弄的文字工作者。

►相關書籍:斑馬線文庫《通信新聞詩文集》,趙文豪 著
►延伸閱讀:願你明瞭我所有虛張聲勢的謊——〈剩下來的人〉

開根好_通信新聞詩文集_趙文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