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迷戀的不是他,而是那個為愛瘋狂的自己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妳迷戀的不是他,而是那個為愛瘋狂的自己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Daryn Stumbaugh on Unsplash

歡迎來到羅伊說。

「我很想跟男友復合,但不知道該怎麼辦,整個人變得很神經病,也無法專心做好一件事情。有時候我甚至很想生一場重病之類的,讓他能夠回來關心我。」

其實無論是男生或女生,少年時期都曾經幻想過「從一而終」—甚至很多人每次只要戀愛,都還是很執著對方要是自己最後一位伴侶。

不過雖然「唯一」聽起來非常浪漫,但其實愛情中最重要的指標不是浪漫,而是舒服。

所以總有一天妳會發現,成熟的愛情最多只是「必需品」,但不是「毒品」。而這兩者最大的區別就是—必需品可以有「取代方案」但毒品卻沒有。

這就像妳已經用慣了A牌的洗髮精,但如果A牌停產,妳可能會有些可惜,但不至於因此崩潰,因為妳能接受S牌成為新的取代方案。所以同樣都是使用完讓人依賴,洗髮精的「成癮性」比較溫和,但毒品的卻非常激烈。

關鍵是大多時候,毒品帶來的激烈,就只是激烈而已,完全沒有任何道理。而這就是年輕時經常會有的愛情誤區—總以為有條件的愛不夠真誠,喜歡一個人就該沒有原因—好像迷失自我的愛特別「高級」。

所以很多人之所以無法從一段愛裡清醒,真正愛上的都不是對方,而是迷戀「為愛瘋狂」的自己。

此時這些人為愛執著的「主意識」雖然非常痛苦,但「潛意識」卻很享受這樣的人格特質。而這種感受只要一旦成癮,接下來「童話型」或「奉獻型」的愛情觀,就會如影隨形的跟著自己。

所以最後羅伊想說,有些伴侶確實很好,很值得讓人放在心上,但也不代表絕對沒有取代方案。就像2020的疫情拆散了許多遠距離戀人—但當自己明白對方再好也無法緊抓不放,就會選擇永遠把對方放在心上。

此時妳要相信,未來的感情生活,總會出現新的方案。

我是羅伊,我們下次說。

真正成熟的愛情,不怕停產。

開根好_妳沉迷的不是他_羅伊說

歡迎來到羅伊說。

「跟女友在一起六年,她說想自由去外面闖闖。」
「跟男友在一起六年,他說不知道是否需要新鮮感而提出分手。」
「六年來一直很開心以為會結婚,結果他突然說感情好像只剩習慣,淡了。」

非常巧合,這些讀者跟伴侶交往的時間都是六年—這讓羅伊想起了「七年之癢」理論。

其實很多愛情都是這樣—走到盡頭不是因為有人犯錯,而是因為有人無聊。這些伴侶之間沒有背叛,關係也很不錯—只是某一天對方突然就說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而這個問題的本質,就是妳覺得現在的世界很「好」,而伴侶卻覺得現在的世界很「小」。

妳以為能給對方最好的就是安全,結果對方想要的竟然是去冒險—也就是追求所謂的「新鮮感」。不過在羅伊心中,「新鮮感」一直都是很正面的詞彙,是人人都在追求的東西,因為誰都不喜歡「一眼就看到結局」的故事。所以本質上,追求新鮮感並不意味著一定要換人,而是要在對方身上看到「可能性」。

這個「可能性」未必單純是錢,因為錢只是方便買到「可能性」的基礎條件,關鍵還是要豐富生活。

如果一位伴侶非常有錢,但一日三餐都只吃龍蝦,那不出一個月妳就會罹患龍蝦恐懼症。所以羅伊一直認為,婚姻有七年之癢的真正原因,是早年女性總被約束在家,只有男性才能獲取外界資源。雖然最初兩人都以為這是一項平等的交換—女人付出「時間」,男人賺取「金錢」—但殊不知男人還額外賺取了「新鮮資訊」。

於是女人每天都會看見一個全新的丈夫,而男人卻每天都只看見同一個妻子,所以老一輩的餐桌上,經常是男人在講,女人在聽—女性還是習慣從男性身上獲取信息。

不過最後羅伊想說,「七年之癢」這個大時代不平衡造就的結果,其實已經完全不存在於當代社會。最怕的就是伴侶其實一直在進步,或一直想進步,而另一方卻渾然不知—接著某一天對方突然就會回過頭說,淡了,我想出去走走。

我是羅伊,我們下次說。

勇敢多去新世界看看,說不定妳會比他更著迷。

►相關書籍:四塊玉文創《妳沉迷的不是他,而是拼盡全力去愛的自己》,羅伊說 著

開根好_妳沉迷的不是他_羅伊說_四塊玉文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