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雷)親愛的共犯,我們地獄見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微雷)親愛的共犯,我們地獄見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Gabriel Meinert on Unsplash

在文章開頭,我想先拋出一個問題,

為了保護所愛之人,你願意做到什麼地步?」

陳雪說,每一個小說家,在創造一篇長篇小說的過程裡,其實都像在孵育一個人類文明的小小的夢,他們用漫長的日日夜夜交換,寫出一本書幾百頁滿滿的字,就是要邀讀者一同入夢,惟有一字一句親自思考理解,才有辦法進入那個夢。

我贊同這個說法,正因為每篇小說都是作者耗時費神培育的夢,使得讀小說也變成一件很私密的事,而夢的大門已經開啟,我們這些讀者小心翼翼地踏入未知之地,看著她筆下人物生活的世界,我們就像是外來者,無法干預,卻看得比誰都透徹,甚至一不小心,就在主角身上窺視到作者的影子。當我們屏息穿梭於一篇一篇的章節之中,看著作者的夢、角色的夢,以為自己可以安然無恙地走出幻境,卻沒發現自己身上早在不知不覺中沾染故事的氣息,直到某日某個情節突然躍上於心,才驚覺原來我們都是夢遊者,從沒真正的醒來過。

《親愛的共犯》裡也有個夢遊者───周警官。

父親在她小時候遭受槍擊過世,讓她決定也走上警察這條路,除了要破懸案,更多的是為了跟父親有多一點連結感。她常在夢裡跟父親討論案件,夢對她來說,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出入口,在夢裡,她不再是現實中那個面無表情的周警官,她有血有肉,有活生生的感情,原以為未來都是這樣了,直到她遇上一宗為愛所犯的殺人案,冰冷的心才逐漸解凍。殺人案發生在「白樓」這棟豪宅裡,建築大亨的二兒子被綁架,嫌疑犯居然是看似柔弱賢淑的妻子,動機為何?而這幫家人各個暗懷心事,兇手是否另有其人?

繼《無父之城》後,陳雪又帶來另一個精彩的懸疑故事,她再次領我們入夢,而這次,連主角也跟著一起作夢,我們可以看見這個夢不斷拋出這項疑問:「為了保護所愛之人,你願意做到什麼地步?」,周警官為了保護在夢裡還活著的爸爸,與保護曾受過傷的自己,她收起所有情緒,不讓人看見她真實的一面,到最後甚至也忘記這些被她刻意隱藏的感情;出生於育幼院的主角們,很小的時候就嚐到被拋下的滋味,那滋味實在是太澀了,澀得讓人心酸,也因為對於愛的渴望與執著,讓他們不惜成為殺人共犯。

那不如這樣吧?與其獨自痛苦,不如大家一起分擔,我們都是共犯,沒有人會落單,有了這個祕密,就能將我們永遠綁在一起,再也沒有任何人能拆散我們。

這個想法聽起來也許天真到可笑,但若你已經體驗過與家人分離的孤獨時,當再次給你重逢的機會,我想你也許也會不惜代價抓住這些時光。

在《親愛的共犯》裡,愛是自由的育幼院,也是封閉的白樓,但不管它是什麼,它始終佇立於那,目睹主角們童稚時期的快樂嬉鬧,目睹長大後的家庭悲劇與凶殺案的一切,只不過,它始終不語,因為愛就是愛,端看於你賦予它什麼意義,若從未得到它過,那麼愛就只是路邊隨處可見的房子,你根本不會注意到它的存在。

不幸(或是幸運?)的是,我們大多數人都看過愛的面貌,因此才會有那麼多人為愛痴狂,而每一個人所看見的愛都是不同模樣的,同樣的只有為了它奮不顧身的勇氣。

愛,是一切的起點,有時也是悲劇的終點,一旦擁有過,是夢也好,是現實也罷,我們終將成為它的俘虜,為它冒險。

當故事完結,我想,陳雪想討論的是如何愛人。
在這世上,要有完全不傷害到人的愛是很難的,就像那句有名的漫畫台詞「就算是再好的人,只要認真努力的話,在某些人故事中也是會成為壞人。」,為了愛情與親情,育幼院的青梅竹馬願意成為共犯,一切的出發點皆是想讓被害人的妻子斷開這段婚姻得到真正的自由,但在另一個從小就愛慕竹馬的女孩的故事裡,這樣的作為只是在自毀前程,當離開育幼院的主角突然又出現時,硬生生破壞了原有的平衡,也終結了平和的日子,為了保護所愛之人,最終,女孩一樣會做出超乎預料的事。

讀完《親愛的共犯》後,我也試想我是否有那個非保護不可的人?
若今天是我碰到這樣的事,我或許也會為了愛而鋌而走險。因為不論前方有什麼在等著我們,只要我們還在一起,墓仔園也敢去。

那你呢?你心中是否也有那位所愛之人?為了他,你願意做到什麼地步?

►相關書籍:鏡文學《親愛的共犯》,陳雪 著
►延伸閱讀:誰不喜歡梁朝偉──誰說《無父之城》只是懸疑小說

 開根好_親愛的共犯_鏡文學_陳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