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到世界的盡頭一起抓狂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逃到世界的盡頭一起抓狂

Single Articles

攝影師:Nextvoyage,連結:Pexels

大家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生命中曾經有某個片段,每次想起來都會讓你感到不堪回首?你試著想要遺忘它,它卻像夢魘一樣不斷回來騷擾你,干預你的日常作息,而且每次來襲都會讓你抓狂不已?!

《佛羅里達變形記》寫的就是這樣的故事,這也是陳思宏「夏日三部曲」的第二部,接續了《鬼地方》的寫作風格,這部新小說更加魔幻,也更加寫實!為什麼會有這麼矛盾的背離呢?

其實魔幻和寫實常常是一體的兩面,陳思宏曾經說過:「我們讀小說常會說『魔幻』。但,很多時候,我們所謂的魔幻,有可能是其他人的日常。」所以,反過來說,當其他人習以為常的生活場景,因為我們不經意的撞見,並且用誇飾的手法將觀察結果剪裁成一篇作品,便造就了魔幻寫實的風格。

先來談談寫實的部分,《佛羅里達變形記》讓我們感到最寫實、最熟悉的情節是六個來自台灣的小孩——安妮、凱文、小史、阿曼達、萊恩和克莉絲丁,他們在九〇年那個遊學剛盛行的年代,一起被父母送到佛羅里達一間濱海中學參加暑期課程。在離開台灣之前,他們剛考完高中聯考,當時他們都努力想要成為父母眼中的乖乖牌,學校眼中的資優生。

如果你依舊對那個年代感覺陌生,那也無妨,陳思宏在這個故事裡特別加入了我們一定都熟悉的知名人物,像是日本的大作家村上春樹,他在這個故事裡參加了阿曼達的東京鋼琴獨奏音樂會,還在厠所撞見了小史。還有,小史的父母離婚了,他的父親搬到佛州最南端的一座小島基韋斯特Key West,隔壁鄰居就是大作家海明威。

還有還有,凱文長大後變成了聞名國際的大導演,拍了好幾部同志電影,得了好多歐美電影大獎,陳思宏沒有指名道姓,但台灣的讀者應該都猜得出來他在指涉哪一號大人物。另外,這六個小孩在佛羅里達認識了一位來自台灣的小留學生小月,小月後來向他們告白,她的母親是台灣知名的玉女偶像歌手,這位歌手年紀輕輕就未婚生子,為了不讓自己的演藝事業中斷,只好偷偷把自己的小孩送到美國讀書。陳思宏也沒有特別說出這位明星的真實姓名,但我們心裡應該都有好幾個名字可以對號入座。

為了增加讀者對當下的既視感,陳思宏把台灣知名的宗教團體「蓮社」也寫進小說裡,甚至把時間軸拉到當下的二〇二〇年,讓讀者們看到新冠肺炎疫情對主角們的日常生活造成多大的衝擊。
諸如此類,以上種種,陳思宏的目的無非就是要告訴我們,無論接下來他要説的故事有多麼荒誕怪異,多麼不可思議,這些都是發生在你我身邊的故事,這些故事離我們很近,甚至就是我們自己的一部分。

再來談談魔幻的部分。到了佛羅里達,從地圖上來看,這個半島再下去就是墨西哥和中南美洲等第三世界國家,半島的末端就好像是文明世界的盡頭,人們置身這個海角天涯彷彿可以少掉許多體制內的監控,事實上他們真的是天高皇帝遠,他們在台灣的親師真的管不到他們了,於是這六個小孩全都變了形,變回自己想要的模樣。

安妮的父親是台大醫院院長,長久以來耳濡目染,她從父親身上學到了豐富的醫藥知識,也變成了同儕之間知名的小醫生,但是到了佛州之後,她從小醫生變成了「小藥頭」,專門提供適當的藥物,幫助大家進入迷幻異域;阿曼達從小就被發覺是音樂神童,父母期許她長大後變成古典音樂的明日之星,她時時刻刻被要求節制飲食和規律作息,到了佛州後她卻開始大吃大喝、暴飲暴食;萊恩和克莉絲丁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原本內向孤僻的萊恩到了佛州後吃了豹子膽,把野生的短吻鱷當自家的寵物飼養,而原本乖巧聽話的克莉絲丁到了佛州後春心盪漾,她恨不得每晚都和班上的男同學共度春宵;小史的爸媽離婚後,媽媽變成掌管蓮社的董事長,原本個性陰沈的小史到了佛州後,顯露出遺傳自母親的領導基因,開始號召大家陪他進行一場尋父大冒險。

這場冒險在他們遇上了傑克之後劃下句點,傑克擁有A&F男模般的俊帥臉旦和壯碩身材,這六位來自台灣的小孩無論原本的性向為何,通通情不自禁地愛上了傑克。安妮在他們離開的前一個晚上提供了許多免費的小藥丸,所有的人都沈浸在迷幻異域無法自拔,最後還樂極生悲,演變成一場災難!

在他們都嗨翻的那個夜晚,一位從巴西偷渡來佛州的女孩淹死在海裡。她是怎麼死的?是她自己溺斃?還是誰推了她一把?是自殺?還是情殺?
無論結果如何,這個突發事件若公諸於世將成為他們人生的一大污點,於是這六個即將回到台灣面對真實生活的小孩突然世故了起來,決定把一切真相埋藏在佛羅里達的大海裏。他們發誓絕不再跟其他人提起這個命案,而且彼此互相約定從今以後不再見面。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讓大海吞噬一切記憶,讓所受的懲罰降到最低。

但事與願違,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二〇二〇年,他們接到了小史的遺言,他自殺了,他替自己在傑克的濱海小屋預約了一場告別式,他要其他五個人都來參加。這五個人顧不得疫情嚴峻,紛紛放下手邊工作,從世界各地趕來參加這場令人傷心又擔心的告別式,傷心的是曾經一起瘋狂的好朋友竟然選擇先行離開了,擔心的是小史為什麼會自殺?為什麼故意選在當年命案發生的現場舉辦告別式?

這五個朋友在前往告別式的途中一直想著這些問題,越想越煩憂,越想越抓狂。他們萬萬沒想到,三十年前那場見不得光的醜聞即將在這場告別式被攤在陽光底下!他們要如何挽救自己的人生?還是他們的命運早在三十年前那場災難發生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

陳思宏似乎想透過《佛羅里達變形記》告訴我們,生命總會有某些片刻像極了一場冒險,但也像極了一場夢靨,許多無法預期的變因會讓你抓狂,無論你逃到世界的盡頭,無論富貴或貧窮,成功或失敗,你時時刻刻都要作好心理準備,因為下一個魔幻時刻可能就要發生在你身上。

►相關書籍:鏡文學《佛羅里達變形記》,陳思宏 著
延伸閱讀:《鬼地方》──陳思宏的「類自傳」長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