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性領導人,比日本製的壓縮機還稀少?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為什麼女性領導人,比日本製的壓縮機還稀少?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2020美國大選剛剛結束,儘管目前看起來是民主黨的拜登勝出,準備入主白宮,但是全世界都很好奇狂人川普下一步會怎麼走,未來結果會不會翻盤仍很難說。還記得四年前,當川普當選的結果確定時,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也被稱為是黑天鵝效應的一種。

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商人,憑藉著敢說敢做的大膽作風擄獲不少支持者的心,他充滿戲劇性的演說,與許多自大的發言,是許多人欣賞他的關鍵。雖然有一部分選民認為,川普並不是一位適任的領導者,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確很有領袖魅力,而這正是他能獲選的原因之一。

領袖魅力領導能力

研究指出,有領袖者魅力的人,不見得就是一位好的領導者,尤其男性更容易成為這種誤判的受益者。在社會的規範下,大眾時常認為女性該溫柔婉約,就算有自己的想法時,也不能大聲喧嚷,否則容易被認為是歇斯底里、情緒化,因為這樣的表現並不符合社會期待。然而,若女性表現出冷靜的一面,或是表現得比男性「有自信」時,又會被當成為冷酷無情,缺乏同理心。

此外,社會對於男性也有較大的包容心,時常寬容他們的失言或是錯誤決策,讓男性在社會上更比較敢發表意見,甚至容易膨脹成過度自信,誇大言詞。但也因為男性更敢在大眾面前展示自我,讓我們會誤以為他更有領導能力,而更傾向於選擇他當領導人。

而過度自大,正會使我們選出不適任的領導人。

會造成這樣的現象,是因為當男性與女性對一件事發表同樣的看法時,女性更常收到質疑的回應,或是因為一點小失誤而被全盤否決,使得女性在發表自己的意見時,會更傾向於保守的回答,或是乾脆保持沉默,而這點又讓女性顯得較為懦弱,不具有領導者的風範。

性別影響他人對你的評價

看到這裡,我想也許會有人想反駁現在已經男女平權,在工作時所遭遇到的對待應該已無異同。我卻在推特上看到這樣的實驗:一名男子與他的女同事在信件中交換姓名,兩人用對方的名字回覆客戶信件,男子發現,平常表現很客氣的客戶們,對他突然變得非常無理,並且懷疑他的工作能力,還有人詢問他是否單身這種與業務無關的問題,讓他必須花更多時間解決這些事,並且說服客戶相信他,而當他用男性的名字向客戶提出想法時,客戶又恢復成原先那個體貼的客戶,還稱讚他的想法很好,儘管這個提案在他以女同事的名字提出時卻被無視。從這個實驗我們可以看出女性在職場上的困境,她不僅要先面對這些無謂的懷疑,還要先拿回尊嚴才能繼續工作,這名男子說,他終於明白為何女同事總是要花較長時間才能完成一件事,因為她必須先處理這些鳥事。

這不只影響女性的工作效率,還影響女性升遷的速度。

根據一項分析顯示,那些極少數的女性執行長,比起男性執行長多花了30%的時間才登上高位,而在這漫長過程中,她們還必須兼顧家庭,或是背負獨身老女人的罵名。

只是性別的不同,在職場上所受到的影響卻如此大,甚至如今已經2020,這類歧視事件仍在各國層出不窮。日劇《只是把檔案填成男性》裡,當配角發現女主角填錯性別時,竟對她說:「妳最好繼續假裝下去,妳能走到面試的最後一關,是因為高層以為妳是男性,才讓妳入選的。」,乍聽之下如此荒謬,卻在女性的世界裡真實上演。

讓女性領導的好處

正因為女性領導人們知道自己要爬上這個位子是多麼的不容易,她們在處理事情上也會較為謹慎,自信但不自滿,原因如同之前所說───社會對女性可沒那麼寬容,大家都在等待妳的把柄。這樣的自知之明反而激發出女性領導人的優勢,她們有高EQ與高穩定力,當環境遇到問題或動盪時,她們能較冷靜判斷決策,並且較懂得凝聚追隨者的向心力。

如何處理武漢肺炎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富比世雜誌》跟《華盛頓郵報》都有相關文章在探討,當全球碰上武漢肺炎這樣重大災害時,那些防疫表現優良的國家,大多都是由女性當領導人,例如台灣、紐西蘭、冰島、丹麥等等,這是因為女性領導人具備良善的溝通能力,並且願意誠實地告訴民眾疫情的嚴重性,謹慎地面對疫情,同時又展現出柔情的一面,像是紐西蘭總理阿爾登就特意換上輕便的衣服,在臉書上直播說明疫情安撫人心。

對於兩性平權,我們都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好在現在已經越來越多人重視到這一塊缺陷,正在努力改善,期許未來能有更多的優秀女性領導人出現,讓世界充滿更多種可能性。

►相關書籍:天下文化《為什麼我們總是選到不適任的男性當領導人?》,湯瑪斯・查莫洛—普雷謬齊克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