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詩,也是歌:道盡萬物的《無言歌》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是詩,也是歌:道盡萬物的《無言歌》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Paulina Milde-Jachowska on Unsplash

第一次遇見崔舜華的字,是在某本書的推薦序,整本書看完最有印象的便是開頭的序言,短短的篇幅卻道出了書中藏得很深的思緒,淡然而悠遠。《無言歌》裡也是,是篇幅更短的詩集,但感情更豐滿,短短幾行字,總能讀出隱約的孤獨、惆悵、失望與歡快,透過對環境細膩的描述,情感自然流瀉而出。

崔舜華的字幾乎每一幕都是畫面,就在生活中,妳一抬眼,錯落的書本與紙張,散亂的衣物與窗外的街景,在她的筆下,彷彿都是有故事的電影,慢動作放映著,一格一格的,像字,印在我的腦海裡。而我總是忍不住的想著:這些詩,都是在——什麼樣的狀態下完成?獨自一人,還是等著被愛,還是心有歸屬?有些寂寞的像是對世界發出怨懟,但有些仍然是帶著愛凝視一切。時而孤獨的孓然一身,時而溫柔的環顧彼此。

開根好_無言歌_崔舜華_寶瓶
(《無言歌》特別收錄作者創作的全彩油畫作品 16 幀)

這些混亂交錯的情感,在字裡行間不斷迂迴著,篇章之間看似牴觸衝突,彼此矛盾,但,我們的人生不也如此嗎?有時倔強的把人推開,想要片刻的與自己相處;有時卻渴望愛人的碰觸,渴望溫暖的臂彎,渴望有人與妳比鄰而坐的幸福。我們都在向內或向外不斷探索著,尋找身上的一點灰色和其他人身上的一點紅色。

我察覺身體裡充滿了灰
雛鳥初羽般
細小的
搔癢的
心神不寧

——P.145〈畫室.之二〉

如果散文是抒發己見,那麼詩就是將不成篇的念頭串聯,看似沒有因果的上下文,那是身體每一處細胞在感受著,將感官放到最大,感受時間的流動,光影的變換,溫度的落差,在周遭不斷的變換中,試著描述,試著言說,試著在荒蕪一片的心靈中,找一個出路,找一個說服自己的說法,說服自己努力生存的方法,說服自己,也尋找自己身上的一點艷紅。

詩也像是把那些如鯁在喉的念想,斷斷續續的,上傳到指頭,將此時此刻的意念,一股腦的宣洩於此,將渾沌不安的、狂亂的、浮躁的,都如實表態,赤裸裸的展示自己的不安與脆弱,彷彿唯有這樣,才能跨越,才能重生。

我真切的感受到情感的重量,愉悅的、憂鬱的、平靜的、沉悶的,貫穿整本詩集。但的確,我們何嘗不是,在生活中,品嘗酸甜苦辣,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同感悲傷或歡快,僅僅一念之間,難過時連空氣都充滿悲傷的氣味,開心時連一抹微風吹來都讓人感到欣喜,如實的投射在一橫一豎,每個字上,每個段落,都刻畫了小小的美麗風景,處處可見。

除了迎面來的情緒衝擊,還有更多的是具有豐富想像力的物態描述。無論是冬季的一場雪,夏夜的一盞燈泡,都能有別出心裁的詮釋。

現在是六月,最乾淨清涼的
一個暑季,燈正鼓起臉頰
含著電,漱口

——P.194〈畫室.之三〉

整本詩集透露出的也許是一抹憂愁,也許是淡然的歡愉,也許是感受到光陰在瞬間的流動,讓我總是想好好領略這一切,想用感官記下這些好與不好,想掌握住在指尖上唯一能掌握的事物,此時此刻,一個字一個字的,構築、創造、述說,最後是完成,完成我想說的,我所想的,我能斟酌的。讓我成為一個觸角,不斷延伸,不斷延伸,直到歇息為止。

全文經 塔拉拉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遊當記〉
►相關書籍:寶瓶《無言歌》.崔舜華 著

開根好_無言歌_崔舜華-寶瓶

開根好_網站BN_夏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