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係間的霸凌無所不在,就算成為老師也沒有免死金牌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人際關係間的霸凌無所不在,就算成為老師也沒有免死金牌

Single Articles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麼退出?」───《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

人只要聚集,似乎就躲不了人際間的角力。
尤其是職場上的勾心鬥角,表面上風平浪靜,私底下暗湧波濤,多少社會新鮮人在初次踏入職涯之海時,便體會過權力巨浪的洶湧,一個不小心說錯話或做錯事,立刻就被上頭的浪拍得妳七葷八素,甚至不見天日。為了在職場站得更穩,抱緊高層大腿似乎屢見不鮮,一進入新的環境,不少初生之犢隨即被同事諂媚的嘴臉震懾,你無法想像為了要討好上位者,人們可以一再突破下限,各個堪比四川變臉大師,你原先以為出社會後大家都是成年人,心智發展足以成熟,兒時的小團體小圈圈應已不復存在,殊不知不論歲數多大或經歷多少世事,只要有利益,人際關係的鬥爭仍如鬼魅般糾纏你一世。

初生之犢能不畏有形體的虎,但能不畏看不見的流言蜚語?更慘的是,學校從來沒有教導你如何應付這些瑣事的眉角。

那麼,是不是只要活在神聖的教育殿堂,我們就能擺脫職場間的黑暗面?
在還沒閱讀《湖上的鴨子都到哪裡去了》之前,我也許會替這題打上一個圈。
但是現在我只能說代誌不是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
原來……教育界也是走錯一步就會跌入黑暗的深潭啊!

《湖上的鴨子都到哪裡去了》講述一位實習老師何博思到高中研習時,碰上四個特別的學生,因惹怒學校主任而差點背黑鍋承擔起工程意外的責任,在最絕望的時候,他從前拯救過的學生即時將他從深淵拉起,進而與教育體制碰撞的故事。

老師與學生一起對抗大環境的故事乍聽之下似乎溫情動人,然而,何博思本身也是位「特別」的實習老師,他在上一間學校就是因為替被主任性騷擾的受害學生發聲,而被迫「轉學」到新的高中實習,這樣「實習老師舉發主任」的行為,在注重倫理輩分的教育界來說簡直是大逆不道,就算這件事情主任有錯在先,但何博思沒有先保護自己人(主任),就是你的不對。再加上受害學生後來因為壓力向何博思道歉,說是自己記錯整件事了,這樣的經歷讓何博思一直耿耿於懷,因此當他到新的高中實習時,更是隨時提醒自己:不要變成那種將自己利益優於一切的老師。

而當帶著「汙點」轉來的實習老師,與四個無法待在教室的問題學生變得要好時,這麼顯眼的組合自然成為某些老師的眼中釘,尤其是被稱為「師父」的前校長又時常在校園盯場,想擴大權力的各處室主任們無疑會忖度老大哥的心情,從師父的一言一行中揣測言外之意,並要維持校園的秩序與整潔,也就是說,以何博思為首的小隊───B team,是最需要被好好清潔整頓一番的。

這個小隊聚集四個個性迥異的孩子,加上一位太過出頭的實習老師,這樣的特殊性使得他們成為校園權力鬥爭中的一枚棋子,若非是曾看過校長霸凌老師的新聞,與耳聞學校老師之間不合的內幕,我實在很難想像看似和樂正向的校園內,實則也是人心難防。

在學校,老師會教導學生面對霸凌時該如何應對,但如果今天老師自己成為受害者,而加害者還是自己的同事,誰來提供一個出口讓這些受害老師得到慰藉?最可怕的是,這類型的霸凌是精神與心靈的折磨,加害者透過言語冷嘲熱諷,與權勢不對等的壓迫,讓受害教師被教育界封殺,找不到願意收留他的學校,並透過詆毀對方的名聲讓他社會性死亡,這種手段在封閉的教育體系中最常被上位者利用,因為他們知道,若是階級較為底層的受害老師出來抗議,那等同於是和整個教育圈為敵。

既然生活已經太艱難,有些事就不要拆穿。
在小說的結尾,作者給了一個較為光明的開放式結局,讓何博思與他的學生們反擊學校高層,成功出了一口氣。我讀著讀著,有種與B team一同在長長的隧道中走了很久很久,終於看到前方盡頭隱約透露著微光,待我們緩慢走向最終的感覺。不論在那頭等待著讀者與B team的會是什麼,值得慶幸的是我們都還在一起,不用被迫解散。儘管今後這四個孩子會畢業,何博思也許也未必會留在杏壇中,但師生關係仍會持續延續,他們會記得,曾有人在他們迷惘無援時出現,包容他們的任性,讓他們學會對自己負責,同時知曉自己也有拯救他人的力量與勇氣。

日本偶像團體欅坂46有首名曲《黑羊》,裡頭有段歌詞是這樣唱著:「我死都不要變成白色的羊隻/當化成白羊的瞬間我就不再是我/與周圍的人有所不同造成了誰的困擾嗎/叫我改變毛髮顏色的大人們是在不爽什麼/難道是把毛髮的顏色當作叛逆的象徵嗎/不過是與他人顏色不同就成了問題人物了嗎」,獻給所有還在人生中奮鬥掙扎的每隻黑羊。

►相關閱讀:大塊《湖上的鴨子都到哪裡去了》,朱宥勳 著

大塊-朱宥勳-湖上的鴨子都到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