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來了,快跑!—〈棺材〉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火來了,快跑!—〈棺材〉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Marek Piwnicki on Unsplash

棺材,在大家的眼中會產生什麼樣的連結呢?
曾經有段時間,我很膽小,或許是殭屍片看太多了,只要想到棺材,自然而然,下一個畫面就是殭屍。

高中那年,一個很疼愛我的阿姨癌症走了,我們一家子一聽到這消息,立刻趕回南部。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奔喪」。我一直覺得「奔」這個字用的很美。

我跟我爸很不好,但那次,我們聽到這個消息後要趕回家,我妹還在想要穿什麼衣服比較不失禮,被我爸臭罵一頓:「奔喪的意思,就不管如何立刻要趕著回去。」我到現在,還是深深記著那時候我們趕回去的路上,那心情是多麼沉重。

回到外婆家後,我發現一個很悲哀的事情:我不敢看我阿姨。

很諷刺吧?一個從小把我疼到大,過年都帶我去買玩具,就連生病的時候還是握著我的手,告訴我以後她要是不在,要我好好保護我嬤嬤的阿姨,她在過世的時候,我不敢看她。我不為自己辯解。不是因為我怕自己太難過,而是我不敢看她。

老爸強拉著我要我去看阿姨。我看著放在鄉下家裏的移動式冰庫,裡面躺著一個女人,臉色蠟黃,眼睛半瞇半開,下巴放著一疊銀紙。後來我才知道,那疊銀紙是要讓我阿姨的下巴可以閉上。我只覺得害怕,我連為她守夜都不敢。直到後來大殮的那一刻,我阿姨的遺體放入那個可怕的棺木裡,準備要關上的時候,我才驚覺,「要是我再不多看她幾眼,等到棺木蓋起來後,我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瞻仰儀容的時候,我一邊哭一邊看。阿姨從未化妝,也沒嫁過人,我第一次看到她化妝,居然是躺在棺木裡的時候。這次,我不感到害怕,只有滿滿的難過。我哭倒在棺木旁,然後被我爸拉走。

「叫你看的時候不看,等到看最後一眼的時候你又看的拉不走」

這句話一直在我心中保存著。之後的我看見棺木,只有滿滿的哀傷,而不見太多的恐懼。

後來我在殯儀館的時候,看過各式各樣的棺木,有的非常名貴漂亮,有的很簡單隆重,有的是幾片木板釘一釘。而最意外的,是一個死胎放在一個小紙箱中。等到我在火葬場後,研究棺木變成興趣了。

第一次看到紙棺的時候,覺得超酷的,用很厚的紙做成棺木,聽起來就很環保。禮儀師都在一旁靠北說:等到下雨的時候你就知道什麼叫環保了。

阿,原來紙碰到水容易散呀!

第一次看到土葬棺的時候,覺得超氣派的。就跟電影一樣的大棺木,兩邊又有一個圓弧突出,看起來就很霸氣。禮儀師都在一旁靠北說:等到叫你抬的時候你就知道什麼叫霸氣了。

阿,原來土葬棺那麼重呀!

某天我們在火葬場,看到一個白色的棺木,上面全部寫滿字,就像是年輕時候畢業典禮時,大家在畢業紀念冊上書寫的一樣:

「一路順風」。
「下輩子做個更快樂的人」。
「來生再相見」。

各式各樣的祝福,不像制式的喪禮用詞,什麼「英年早逝」、「痛失英才」。而是很口語化的在棺木上表達,真的很酷。

後來才從禮儀師那邊知道,往生者是一個老師。他在重病離開前,希望他教的學生願意來參他的喪禮,在他送進火爐之前,可以給他點祝福。就像是學生離校的時候,他給學生的祝福一樣。看著這樣一副棺木推進來,搭配著:「老師,火來了,你快跑呀!」其實真的很感動。

某一次我們看到了一個很小的棺木,上面有著蠟筆小新的角色。雖然說有古禮白髮不送黑髮,但是火爐外面有個堅強的爸爸喊著:「小佑,火來了,你要跑呀,不要怕,爸爸陪你,小新小葵還有小白也陪你唷,火來了,趕快跑呀!」

有次看到棺木上是一棵一棵的櫻花樹,外面子孫滿堂。當子女的請媽媽火來了快跑,當孫子的喊著阿嬤火來了快點跑,用她最愛的櫻花樹,送她最後一程。

曾經我覺得這樣很浪費。火化一下子棺木就沒了,出頭那麼多幹嘛。

但,假如有一點點,一點點可以讓你感受到對於逝去的人可以做到更多的那種感覺,其實又有何不可呢?畢竟棺木裡面緩緩地被推進火化爐裡的,都是那一生中最愛的人呀。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火來了,快跑》

►延伸閱讀:假如死後還可以有一個時辰告別……
►相關書籍:寶瓶文化《火來了,快跑》.大師兄 著
►相關書籍:寶瓶文化《比句點更悲傷》.大師兄 著

開根好_火來了快跑_寶瓶_大師兄開根好_比句點更悲傷_寶瓶_大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