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AQ】與EQ、IQ一樣重要的是— AQ逆境商數(上)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認識AQ】與EQ、IQ一樣重要的是— AQ逆境商數(上)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Arwan Sutanto on Unsplash

日前國內頂尖大學發生多起學生自殺案件,讓社會和教育界強力關注大學生的情緒與壓力管理,這些注目包含了許多關鍵字:「憂鬱、焦慮、徬徨與掙扎」「青少年的情緒教育」「孩子們的示弱與求助」或許已無法從事件中確切知道讓這幾位大學生做出如此絕望選擇的難題究竟是什麼,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幾位大孩子必定碰上了他們覺得自己人生中再也無法處理的挫折和困難,進而做出無法挽回的決定。

在這麼難解又傷心的事件中,當事人的呼救是最重要的訊息。只是孩子們懂得如何發出呼救的訊息嗎?在審視所有有形無形、體制內體制外的功能是否有發揮作用的同時,我們是不是先該讓孩子看見自己的情緒和困境,理解「我怎麼了」後,再進一步地懂得「如何呼救」?

小天下的《我的感覺系列》是很適合幼兒的情緒啟蒙書,從「我的感覺」開始,讓小小孩認出自己的感受並且說出來,待孩子大一些後會發現:遭受挫折、困難和難題往往就是負面情緒產生的原因,一旦遭遇到時該如何面對與如何訴說?於是成了我們每個人的人生課題。在孩子尚小的時候,也許我們可以從《AQ挫折復原力繪本》踏出第一步。

AQ(Adversity Quotient)泛指人面對挫折和困境的處理能力,挫折和困難也會隨著年紀有不同的等級和定義,AQ系列繪本運用《愛哭也沒關係》、《得不到也沒關係》和《慢一點也沒關係》三個故事來描寫這個許多人仍陌生的名詞-AQ,讓讀者跟著故事進入三個主角的心路歷程,了解到主角們面臨到的困難時,也練習為自己解開難題。

但你也發現了嗎?若將「愛哭、得不到和慢一點」這三件事放進成人世界裡其實一點也不違和。人們每天都在面對大大小小的挫折,特別是在長大的路上,挫折越來越大、導致的因素越來越複雜,從看得見的變成看不見的,對大人而言,學會看見大孩子、小孩子所面對的不同困難以及如何陪伴,是陪伴者存在的價值與最大課題。

大人們也千萬別忘了:自身的AQ就是孩子最好的借鏡,孩子看著身邊的大人如何處理挫折、遇到挫折的態度和情緒表達往往就是他們會用上的方法。

《愛哭也沒關係》

  • 小立甫今年要從幼稚園畢業了!這不是他第一次參加畢業典禮,但前幾年小立甫都因為表演中的不順遂而嚎啕大哭,這一次,他告訴自己絕不能哭,因為今年自己是主角,他實在不想再哭了!只是,當小立甫走到台上獻花給紅花老師時,他一想起這幾年紅花老師的溫柔對待,在他向老師說出「謝謝你」的同時,他就像與紅花老師比賽誰的眼淚先落下似的,兩人抱在一塊掉眼淚。

唉!讀到這裡我都跟著哭了。

「哭」到底該怎麼解讀呢?孩子對這個情緒反應有時感到很困惑,當他們還是小小孩的時候,他們碰到什麼都用哭的,大人們需要花很多心思去幫忙梳理孩子的感受,但到底為了什麼而哭?孩子常常說不出來個所以然。若是哭的時候遭受更多語言的打擊,像是「愛哭鬼,羞羞臉。」「一天到晚只會哭哭哭。」他們就更容易刻意隱藏想哭的情緒或遇到困難時的挫敗感,這些完全無助於疏通孩子內在情緒的起伏,只是讓他/她把眼淚壓抑下來,壓著壓著,淚腺堵住了,連情緒的出口也跟著堵住了。

  • ►所以,哭好嗎?—如果孩子只是想用哭當作與外界溝通的手段,那肯定不好,因為我們都希望孩子可以好好地說出自己的需求。
  •  
  • ►那麼不哭好嗎?—其實不哭有弊無益,哭泣是求助的重要訊號,如果長期壓抑,不哭成了反射動作,那麼這顆警報器壞了,呼救的工具就少了一樣,這絕非好事。

 

眼淚的收與放真實反映了自我狀態,想哭泣的時候必有原因,大人小孩都一樣,我們肯定是受到情緒洗禮或遭遇了自身無法處理的打擊才會哭泣。在讀《愛哭也沒關係》時,陪讀者可以運用書裡刻畫的情境,和孩子來回探討小立甫怎麼了?為什麼這時候想哭呢?他可以怎麼做呢?如果是你碰到小立甫的困難,你會怎麼辦?你喜歡紅花老師對待哭泣小立甫的方式嗎?你希望身邊的人在你哭泣時會怎麼做呢?

沒有人天生就會處理難題,《愛哭也沒關係》提供了容易理解的情境,大人小孩都能在裡面找到彼此對待和被對待的方式。而不論我們正在談論IQ(智力商數)、EQ(情緒商數)和AQ(逆境商數),或是往後可能產生的更多種Q,先回歸原點想想:身而為人的自己希望怎麼被對待?遭遇挫折時希望怎麼被接住?我相信只要是與孩子一起站在同理的出發點,不管是哪一Q都會有解的。

►延伸閱讀:【認識AQ】與EQ、IQ一樣重要的是— AQ逆境商數(下)
►相關書籍:小天下《AQ挫折復原力繪本:給孩子的3堂逆境成長必修課(全套3冊)-注音版》,岑澎維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