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蘋果成為道瓊科技新股王!  Salesforce 靠的是「Ohana」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超越蘋果成為道瓊科技新股王! Salesforce 靠的是「Ohana」

Single Articles

攝影師:Jopwell,連結:Pexels

全球客戶關係管理(CRM)領導品牌Salesforce, 8月26日股價大漲17.6%,2020年迄今,Salesforce股價累計上漲逾30%,躋身道瓊科技股新股王!近日,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該公司正在協議收購商業通訊軟體Slack(WORK-US) ,而有分析師認為,該併購案若敲定,除了將衝擊微軟外,可能將掀起一連串軟體業併購潮!看到這多人都想問,一間甫創立21年的軟體公司,是如何成長到今日的規模?


(Photo Credit: CNBC)

歡迎來到Salesforce大家庭

其實,創立公司、製造優良的產品、獲利、成長和創新,是許許多多人內在的本能,這完全是人類天生自然的雄心壯志。問題在於:講到定義企業文化,這些創業的衝動可能是糟糕的指引。它們多半仰賴外部力量,例如經濟、競爭和人才庫,而這些都不是你能夠完全掌控的。如果你以那些優先事項作為指引就會犯錯。你真正需要的是以一套原則作為指引,以定義你打造心目中理想企業的原因和方法。畢竟,一家企業基本上是由一群為了共同使命而群策群力的人所組成,而不是物品。你們實現使命的方式,是你們所創造文化的直接副產品。

多夫.錫德曼(Dov Seidman)是我所知在商業與道德這個主題上最睿智的人之一,他也是《如何:為什麼我們做任何事都意味著一切》(How: Why HOW We Do Anything Means Everything)一書的作者。他常說,文化是一種產物,「衍生自組織裡的人如何理解彼此、籌劃工作與自我管理的獨特方式」。

當然,他說得沒錯。企業文化不只是關乎在公司領薪水的人,或是與顧客共事的人。他會影響到所觸及的每一個人,即使是沒有直接相關的人,甚至包括那些距離可能遙遠到你原來沒有打算要觸及的那些人。說到底,文化的定義並不是以你的員工和顧客為中心化一個信任圈,而是盡可能擴大這個圈圈。

或許你會認為,文化不過是在遇到複雜議題時可供你摸索出路的工具。但是,事情沒這麼簡單。價值不是一套演算法,可以讓你編寫程式,明確指示你要用策略A或策略B來應付C問題。價值需要更為密切的關心以及更積極的維護因此,在某個程度上,我們的文化確實有個「祕密配方」,那就是我們親身實踐價值的方式—創造一種真正的歸屬感

我們為了打造一家偉大的公司而一起努力,一心一意合力回饋我們的社區,藉此在日積月累下建立日益強健的關係。我們文化最重要的兩塊基石,就是我們對志工服務與回饋公眾的共同理念,還有服務顧客的共同使命。

就是因為那種共同的目標和意義感,Salesforce的文化才能體現夏威夷的「歐哈那」(Ohana)觀念。
「歐哈那」的意思是「家人」,但是也可以用來描述大家族,甚至包括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在Salesforce,歐哈那的意義變成是任何一群因責任、還有共同價值而彼此凝聚的人。那是一種能夠海納所有的人、為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奠定根基的文化。

(Copyright © Disney)

有些一級主管認為,待員工有如家人,不利於成長。就以網飛(Netflix)執行長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來說,大家都知道他用「一個團隊,而不是一個家庭」描述他的公司文化和管理哲學。事實上,在網飛那套觀看達數十萬次、經常被其他經營管理者引用的簡報裡,把這家企業比喻為一支職業運動隊伍,每個位置都有「明星」,而且它清楚表示,只要是表現低於「明星」水準的工作者,在這家公司裡就沒有未來。

我可以理解這個邏輯:高層的每個位置都要有明星球員,至於那些沒能為團隊奪冠並有所貢獻的球員,就交易或釋出。
然而,我採取一套不同的方法,更近似我鍾愛的金州勇士隊總教頭史蒂夫.科爾(Steve Kerr)所培育的那種文化。儘管球隊兵符在握,但是史蒂夫相信,球隊有優質的人比只是有優質的籃球員更重要。他了解,球員來來去去,但是球場上的精神會從一場球賽、一個球季延續到另一場球賽和另一個球季。最好的球隊打起球來就像一個家庭,成員信任彼此會做自己的後盾。

所以,我們必須努力確保把我們的文化灌輸於所做的每一件事。當我們思考自己在社會議題上應該要採取什麼立場時,文化必須成為我們思維的引導文化必須融入我們新產品的發想文化也必須在我們每天的工作方式傳達出來,從新員工報到規劃、新工作空間的設計,到我們對回饋、健康、正念和幸福的重視,都必須如此。

每一層樓都有正念修練園地

我一向會向許多類型的專家尋求建議,幫助我成為更好的領導者,以及我們文化更好的承載者。那就是為什麼我曾向鮑威爾將軍(Colin Powell)求助,幫助我把慈善活動融入企業經營;我也曾向HC Hammer請教,幫助我們採取他那個成功的「街頭團隊」模式,用於建構Salesforce宣揚者群體。因此,當我需要有人幫忙,讓靜思冥想訓練深入Salesforce的文化時,我自然而然會去找越南的禪宗大師一行師父。

有一天,我邀請那些僧侶來參觀Salesforce,我以為(或許是我想得太天真)他們會喜歡我們的工作狀況,結果他們告訴我,他們一點也不喜歡所看到的景象,這話讓我嚇一跳。我問為什麼,他們不以為然的表示,每個人隨時都在講話,隨時都在工作。

「那就是我們在這裡做的事。」我說,「我們在工作。」

當時,我們挹注大量資金在房地產,擴增我們舊金山總部的新辦公室空間,還在紐約和印第安納波利斯打造全新的大廈,這些都是因應我們成長所需。我向僧侶們請教,我應該做些什麼,才能讓員工覺得我們的新辦公室是一個更完善、更充滿正念能量的地方。

你應該要有一整個樓層是安靜的。」他們說。

他們顯然是外行人,不懂這些城市裡的商業不動產,每平方英尺價格是什麼行情。我必須和他們討價還價一下。

「那麼在每一層樓都設一個正念練習區,怎麼樣?」我提出另一個想法。

他們表示認同。從現在起,我們在全世界每個地方的每個辦公室,在每層樓都設置(或很快會設置)一個小型的正念室,做為員工在需要按下「暫停鍵」的時候就可以閉關的安靜區。我知道這聽起來可能非常「加州」,但是這不只是什麼新時代(New Age)的點子。正念已經是普遍的觀念,練習正念的人也享受到它的益處:不只是他們的健康,還有觀照力、專注力,以及隨之而來的工作表現。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開拓者》· 馬克‧貝尼奧夫、莫妮卡‧蘭利 著
►延伸閱讀:你先自律、才有自由 — NETFLIX 的零規則管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