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後盡量不要和對方撕破臉!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分手後盡量不要和對方撕破臉!

Single Articles

Matthew Bennett

「分手後盡量不要和對方撕破臉!」這是看完娜妲莉‧高柏的作品《直到死亡貼近我》後心裡響起的第一個念頭。

癌症雙胞胎

娜妲莉‧高柏是心靈寫作大師,她在三十幾年前出版的作品《心靈寫作:創造你的異想世界》全球暢銷150萬本,除了是許多寫作治療課程的必備教材,更觸發了許多人躍躍欲試,試圖打開自己通往寫作的門徑。
娜妲莉‧高柏在她六十三歲的時候發現自己罹患了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簡稱淋巴細胞癌,當她開始接受點滴化療注射之後沒多久,她的同性伴侶玉光也被驗出來得了乳癌,她除了要切除一半的乳房外,同樣地也必須馬上接受化療,娜妲莉‧高柏形容她們兩個人是「癌症雙胞胎」。

誰來照顧我們?

在她們兩個人都生病的這段期間,她們必須面對的第一個問題是「誰來照顧我們?」
身為讀者的我們,在閱讀這本書的時候,應該也都替娜妲莉‧高柏想到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不光只是同性伴侶需要思考的問題,尤其是現在不婚族、頂客族占比越來越高,即使有了小孩,養兒也不一定防老,政府的長照2.0剛上路,制度也還不夠健全,疾病照顧的確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重要課題之一。

分手以後不能是朋友?

在還沒看完這本書之前,我為娜妲莉‧高柏和玉光當時的處境感到擔憂,但是看完全書之後,我發現這些擔心是多餘的。
娜妲莉‧高柏不但是寫作高手,似乎也是情場高手,在她和玉光生病的這段期間,她聯絡了許多前女友和愛慕者,她們一知道娜妲莉‧高柏生病了都紛紛輪流來照顧她,有些人到醫院陪伴她做化療,有些人到住家幫忙照顧生活起居,還有人幫忙送食物給他們,娜妲莉‧高柏生病的這段期間似乎一點也不孤單。
於是我才會看完整本書之後,馬上在心裡生出「分手後盡量不要和對方撕破臉!」這個念頭,但這其實是一個很戲謔的想法,畢竟多數人都不是情場高手,我們不一定能像娜妲莉‧高柏一樣,有為數眾多的前女友或前男友,即使有這麼多前任,也不一定可以在和他們分手後都繼續保持友好關係,畢竟分手的理由百百種,分手的處理方式也是五花八門,想在不撕破臉的情況下分手,對很多人來說是個難題。
但是在這裡我們看到了另一種可能,另一種人際網絡的出現一種不同於我們所熟悉的、由血緣和姻親建立起來的關係。娜妲莉‧高柏在書裡並沒有特別交代她和家人的關係,但很顯然地,她的家人在她生病的期間缺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好朋友。

幸福老年的關鍵:找一群對的人

也許喜劇電影《六人行不行》提供我們對於老年生活的另外一種想像,《六人行不行》中,五個性格截然不同,年紀加起來將近350歲的超級摯友,各別面臨不同的老化課題,他們拒絕按照兒女安排的方式來過養老生活,於是他們決定住在一起,組織一個有樂同享、有難同當的自治家庭,而他們僱來協助日常起居生活的大學生,也在這非一般血緣家庭的生活裡,從一個沉默的觀察者,漸漸融為他們生活的一份子。

國外發展出一種「合作住宅」,這種生活方式有些共享產權,由居民共同出資購買房子;有的共享空間,住戶共用廚房、客廳…等;另有住宅強調共同協力,大家一起動手建造理想中的家園。
但在台灣推行合作住宅的最大挑戰:房子被視為是私有財產、一種投資保值用的消費商品。

我們為萬事做好準備,卻沒想到要為老年做準備—電影《六人行不行》

娜妲莉‧高柏的故事敲響了我們內心的警鐘,也許我們生病的時候沒有那麼多前任可以來照顧我們,那就多培養一些其他的人際關係吧!像是多認識一些生活上志同道合、可以彼此互相關照的好朋友、好姊妹、好閨密,然後試著和這些人一起慢慢變老,也許有那麼一天,當死亡逼近的時候,我們就不那麼害怕、不那麼恐懼了。

►延伸閱讀:心靈工坊《直到死亡貼近我》,娜妲莉‧高柏(Natalie Goldberg) 著

►延伸閱讀:行人文化實驗室《合作住宅指南》,麥可・拉馮德(Michael Lafond) 編

直到死亡貼近我合作住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