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中找到青春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在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中找到青春

Single Articles

(圖片來源:鏡文學粉絲專頁)

在翻開賈彞倫老師的新作《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前,我的好奇心早已經先被兩件事給吸引。

一、延平北路十段在哪裡?
二、附錄的別冊上那三具青春的肉體是誰?!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膚淺,但我相信如果你看到別冊也會冒出跟我一樣的疑問。別冊上的寫真是三位棒球少年,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健美的肉體彷彿米開朗基羅的雕刻作品,他們時而相視、時而相笑,加上親暱的肢體接觸,陽光的球場彷彿被套上一層色氣的濾鏡,讓我邊看邊忍不住臉紅起來。

不過,實際開始閱讀《延》後會發現,這部小說其實「清水」到不行,故事如同書名,大部分真的是在講李姓人家的生活。那麼,就回到第一個問題:延平北路十段在哪?
註:「清水」一詞用來指稱非18禁的BL書籍。

開根好_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_鏡文學_內頁1
(圖片來源:賈彝倫的假言假語

打開地圖,延平北路最多只到九段,被稱為社子島的所在,而故事中的李姓人家,則是住在社子島更進去的地方,也就是裡頭社。社子島為基隆河與淡水河交匯而成的沖積平原,無疑是台北市最獨特的地區,這裡沒有公共設施,也沒有高樓大廈,有的只是違章建築與凌亂的窄巷,與對岸高樓林立的三重、蘆洲相比,一時間竟分不出哪邊才像是台北市。社子島會遲遲沒有發展的原因,主要是因為1963年的葛樂禮颱風暴虐台北市,使得整個台北市大淹水,之後政府便將社子島定為洪泛區,禁止開發,社子島漸漸像是被台北市無視一般,自成一國,但也因為如此,社子島的居民們強悍勇敢,而居住於裡頭社的主角李勤一家,便富有如此特質。

尤其是李勤一家的女人,各個皆不是好惹的,獨立的女強人阿嬤,豪邁的紙蓮花女王媽媽,堅強的大姊,瀟灑的二姐,帥氣的二妹,以及還未出生就已經被大家當寶疼的小妹,在這樣的家庭教育下,培育出李勤心思細膩的個性。有趣的是,身為家族中唯二的男丁,在學校他竟被稱作是男生班裡的「班花」,雖然起因是源自一場小誤會,不過,大家叫著叫著,確實也將他當成「班花」來疼愛。

所謂的疼愛,正是班上同學有些知道他是男同志後,依然用普通的反應與他相處,不嘲弄,也不小心翼翼,就是一種「喔好,我知道你喜歡男生,所以呢?」的自然態度,這是我在閱讀《延》的故事時很喜歡的一點,在這故事裡,李勤沒有像言情小說那樣,全部角色都瘋狂地愛上他,也沒有像悲劇文學中被大部分人排擠擯斥,《延》就是很單純的描寫李勤的日常生活,甚至著重於李家人的親情部分,難怪有人說像是男版的《俗女養成記》。

雖然因為出身於裡頭社這偏僻地域的關係,使得李家人獨立堅強,然而有時卻也難掩自卑,像是李爸爸會帶著全家到天母「培養氣質」,認為只要多到高級的地方走走,久而久之也會染上不凡的氣質。裡頭社人的自卑,也造就李勤不容易拒絕別人的特質,因此當同班同學找他加入棒球隊,或是王文疆向他告白時,儘管當下他並沒有非常渴望,卻依舊答應了這些請求,然而在感情中,最害怕的就是將就的心態,「先試試看」的交往動機往往是後續爭吵不休種子。交往後,李勤發現跟王文疆當朋友與當情人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樣貌,相愛容易相處難,猜忌與爭執不斷出現在兩人對話中,搞得兩人明明坐在前後座卻都不講話,或是在公車上故意躲起來不想被對方發現,我一方面忍不住在內心大喊「這就是青春啊!」,另一方面也心疼他們兩個人,也許當時都太過年輕,還不太明白自己想要的愛究竟是什麼,因而不小心傷害了應該要好好珍惜的人。

《延》像是李勤的心情日記,我們從中跟著他一同成長,並看見李家人的可愛,以及班上同學的有趣,讀著讀著彷彿自己也再次重溫一次高中生活。青春之所以珍貴,在於它的單純,那些學生時期看似微不足道的煩惱與小事,都是成長中珍貴的養分,滋養著我們往後的人生。

最後容我呼喊一句,「疲憊不堪的大人們啊,不妨翻開此書,找回年輕時的悸動!」

►相關書籍:鏡文學《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賈彝倫 著
延伸閱讀:沒能成為父母理想中的淑女,也要抬頭挺胸地當個俗女

 

開根好_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_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