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與女裁縫》:外界遺忘、貧窮破碎的阿富汗,法律邊緣下求生的創業婦女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塔利班與女裁縫》:外界遺忘、貧窮破碎的阿富汗,法律邊緣下求生的創業婦女

Single Articles

By [1] - Buying the dry goods market, CC BY-SA 2.0

塔利班來了!
戰火中的喀布爾,貧困,凋零,顫慄,婦女們被迫罩上覆蓋全身的「帢兒錐」(chadri),令人膽戰心驚的氛圍,再次籠罩阿富汗。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在聖戰組織發動的長達十年的反抗戰爭後,1990年代蘇聯倉皇退出了這個國家,慘烈的內戰取而代之。留著鬍鬚、纏著頭巾的年輕塔利班部隊開進喀布爾,將共產黨籍的前總統納吉布拉博士吊死在廣場上。而塔利班則以七世紀伊斯蘭教的烏托邦理想為藍本,開始改造這個都會化的首都:

「殘暴而有效率的法律與治安體系馬上建立了起來。被控竊盜者,斷其一手一足,截斷的肢體則懸掛街角,以收殺雞儆猴之效。一夜之間,這個無法無天的城市,犯罪率幾乎降到零。然後,任何他們認為會鬆懈敬拜之心的東西,全都一律禁止,包括長久以來即為阿富汗文化一部分的音樂、電影、電視、打牌、下棋,甚至放風箏以及週五下午的消遣。但他們並不以禁止活動為足,任何人體上的表現,諸如歐式的穿著或髮型,很快也遭到了禁止。男人的鬍鬚,規定要蓄一定的時間,長度不得短於一拳之握。刮鬍子是禁止的。時髦以及任何與時髦有關的,一律都要絕跡。」

在塔利班所帶來的所有改變中,最令所有女性痛苦洩氣的,是那些徹底改變了她們生活的新規定:

女人要待在家中、
女人不准外出工作、
女人在公開場合必須穿恰兒錐,

塔利班的統治,讓女性上學上班正式遭到禁止。

然而,在那樣完全不可能的時期,卻出現了不少創業的年輕婦女。在戰爭及惡政的高壓下,喀布爾的經濟崩潰,迫於賺錢養家的壓力,她們努力在法律邊緣下求生存。

卡蜜拉.賽迪基(Kamila Sidiqi),就是這樣一位年輕的女裁縫。在年僅十幾歲的塔利班統治時期下,開展了自己的生意。不僅經營自己的公司,轉型成為連鎖企業,把小本經營轉變為契機。

她也是《塔利班與女裁縫》書中的主角。
蓋兒.雷蒙(Gayle Tzemach Lemmon)用她的報導,記述了卡蜜拉和與她一起工作的阿富汗女孩們的故事。在她們的生命中,塔利班來了,又離開了。2001年11月13日,隨著美國對賓拉登與蓋達的追捕,塔利班棄城退出喀布爾,美軍則以清除恐怖主義威脅的大旗,不斷增兵阿富汗。

塔利班垮台後,卡蜜拉的工作放到了婦女及商業上。她成立並主持慈善總會的喀布爾婦女中心,設立識字班及職業訓練,教導婦女小額信貸與產品行銷,關鍵是幫助婦女自立自強;她為服務同胞而和外國人合作,先是聯合國,然後是全球性的救援組織慈善總會。

開根好_塔利班與女裁縫_立緒
(圖片來源:Kamila Sidiqi Official Website)

美國的入侵與大舉插足阿富汗建設的國際活動,是否帶來新局?情況為什麼沒有好轉?成為多數人不解的困惑。

「2001年國際社會重回阿富汗,就好像突然之間記起了我們這國家似的,想當年,蘇聯才一離去,他們也是這樣,一轉眼就棄我們而去,把我們忘得一乾二淨。」卡蜜拉曾如此說。

然而,2021年的今日,塔利班又回來了,卡蜜拉也在驚惶中逃離了阿富汗。作為女權運動者與企業家,對於女性與同胞在塔利班政權下的安危,懷抱著深深的擔憂。

「從她(卡蜜拉)的故事裡,我們看到一個國家的變動軌跡,先是塔利班士兵在她家門前的街道上巡邏,之後將近十年的時間,則是美國不斷地派兵進駐。同時,她也讓我們注意去觀察,過去十年的小小進步,對阿富汗婦女來說,究竟會是一個新的開始,還是外國人所造成的一種反常現象。

《塔利班與女裁縫》作者蓋兒.雷蒙在書中所問,也將成為接下來世人對阿富汗的提問。

本文作者為立緒文化編輯 林書琦

►相關書籍:立緒《塔利班與女裁縫》 .蓋兒·雷蒙  著

開根好_塔利班與女裁縫_立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