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世界最美花店,那就是Blumenkraft」—李歐納・科仁《花店:關於那些花所傳遞的故事》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如果有世界最美花店,那就是Blumenkraft」—李歐納・科仁《花店:關於那些花所傳遞的故事》

Single Articles

(圖片來源:行人出版社)

維也納三百八十三個購花之處,為何是Blumenkraft

獨特花藝,
靈感空間,
行禮如儀,
避世之所……

位於公寓一樓的Blumenkraft;華麗公寓建成於十九世紀晚期, 坐落在布爾喬亞式舒適優雅又摩登帶刺的維也納城區。四間現代藝廊、三間咖啡館、潮服與古著小店們、珍本書商、香檳酒商,以及販售舊保齡球改造檯燈、廢棄物再利用的「回收創意再造」商店,同享這個街區。

花店_開根好_李歐納科仁_行人

德文 Blumenkraft 這個組合字中,blumen為「花」意,kraft則是「力量」。德語尚有其他表達力量的詞,kraft通常指稱物理力量,比方說電力,或者槌子重擊冷鋼。跟六○年代反越戰時提出的英文反文化口號「花的力量」(flower power)無關,甚至帶點反諷。Blumenkraft是一個簡練、含義豐富的新世代德文品牌;是格雷戈獨創的全新概念。「這個名稱基於一個悖論。」他解釋:「花看似脆弱又單薄,卻能引發視覺、情感和精神的力量。」

這個空間的首位承租人是家用電器經銷商,當時隔出許多小空間。在克莉絲汀和格雷移除這些矮小隔層和剝除牆面塗層後,鑄鐵廊柱奇蹟般顯現。三百五十平方公尺的寬敞空間、挑高七公尺的天花板就此還原。克莉絲汀將它當成「神聖空間」的啟示;格雷則說這地方已臻「完美」不該「違逆」,因此建築設計的原則是維持最少更動。

開根好_花店_李歐納科仁_行人
 

工作檯運作良好

不鏽鋼工作檯易於清潔。冷硬、金屬光澤的質感,恰好與鮮花及其他自然素材形成鮮明對比。還有一個與實用無關的特色——些微來自手臂或臀部的觸碰,都會讓檯面搖晃。這個果凍搖晃似效果的功能不明。只知道——格雷戈爾把設計稿和模型交給製造商後,製造過程中廠商察覺檯面只要輕敲就會晃動。

他建議加裝交叉肋板協助穩固,格雷戈爾回絕了,一旦更動中空結構將不再「純粹」。不久後裝設工作檯,克莉絲汀敲敲桌面,露出擔憂。「會晃!」她驚呼。一旁的廠商也顯現驚恐。格雷戈爾機智回應:「宇宙也晃啊。」接著向一臉疑惑的克莉絲汀平靜建議:「別擔心,它會協助妳」。

去蕪存菁

「修剪花莖葉片,就像日式插花裡以人力彎折枝條用以顯現自然。」安德雷斯說:「正如花藝師所說:『 協助花朵展現其自然純粹。』 如果客人一次買了三十、四十朵鬱金香,其實無須多處理什麼, 我們只要好好展示花朵原有姿態。但在店裡, 多數情況是我們總在花與葉間汰選,在葉子跟莓果、果實間, 在根與莖間。葉片常常會搶走或遮蔽枝條上其他元素的風采…… 我選擇讓花朵保留。除葉就像為花莖修剪髮型,去蕪存菁, 花是理所當然的主角」。

開根好_花店_李歐納科仁_行人_4

終章

兩、三週前,有位女士走進店裡,她說自己需要一束棺木上用的後事花。她在店裡停留了一個小時,我們討論了她對逝去之人的想法和感受。從某方面來說,過程彷彿一場藝術行為。

我們從店內一角開始,緩緩繞行花店。她述說逝者非常和善、純樸、堅強。因此我挑了一些展現簡單純樸,卻具堅定堅強特質的百里香;也有潔淨之意。她想要象徵鮮血的植物,我們選了一把會在冬天轉紅的西伯利亞紅瑞木。接著我們還挑了白百合,象徵純潔;以及藍色的風信子,藉顏色表達期待回歸最初的神祕起源。這些風信子都帶著球莖,賓客在喪禮結束後,能帶回家種進院子裡;在每年花開懷念逝者時,成為新的記憶。選好花,她對我說:「謝謝你,我現在感覺好多了。」

幾個月前,一位男士一進店便說:「我有個問題想問,請不要殺我?」我說,通常我不會殺顧客。他詢問是否能陪他一起到墓園佈置,我回當然。他顯然很開心。他那二十多歲的藝術家女友因無法言說的事件過世,已經好幾週,我是第一位願意協助的花藝師。

由於政府的規定,喪禮某些儀式非常嚴格不容更改,但男人試圖一 一改變。比方, 告別式選在墓邊,而非禮拜堂;也因此需要我協助佈置。他希望有個寫著告別辭的花圈。便問我,他想的這些話會不會太幼稚,我鼓勵他,這是場溫柔儀式,為棺木擺上後事花——像一床花毯——對他同等重要,如同為孩子蓋被以免受寒。

這名悲傷男人需要一種合適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哀痛。他需要解開悲傷、他需要為戀人準備好最後一份禮物。他有我的私人手機號碼,並在深夜打給我。他變得十分依賴我處理喪禮相關繁瑣雜事。但我不介意。

本文摘自行人《花店:關於那些花所傳遞的故事》

►相關書籍:行人《花店:關於那些花所傳遞的故事》,李歐納·科仁 著

開根好_花店_行人_李歐納科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