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吧跑魂!世界50大經典路跑賽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燃燒吧跑魂!世界50大經典路跑賽

Single Articles

(圖片由大石國際文化提供)

你的鞋櫃裡或許永遠少一雙最佳跑鞋,但至少書櫃可以收藏一本《燃燒跑魂》。

由於熱愛極端的耐力賽,作者托拜亞斯.繆斯(Tobias Mews行遍全球。他曾七度在3小時內跑完馬拉松、兩度以「菁英前20名」的成績完成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也曾完成多場鐵人三項比賽──包括炙手可熱的「挪威極限鐵人賽」,以及游跑海陸極限賽、環白朗峰超級越野賽,最近更是在傳奇的龍脊賽中跑了360公里。

我在寫本書的最後一項賽事時,回想最後一趟跨越威爾斯山脊的320公里旅程,不禁低頭看向雙腳。我的小腿完全遮蓋住腳踝,腫脹的雙腳讓我的人字拖看起來就像丁字褲,腳趾間有些皮不見了,還有至少一片趾甲可能很快就會脫落。不過這些都沒關係,因為完成龍脊賽(見232頁)的滿足感,讓任何一分的不適都變得值得。這項富有歷史傳奇、深具代表性的比賽,對我來說,是「一生必跑」的絕佳路線。

對跑者來說,起跑時腎上腺素的感覺超越了比賽的興奮刺激。因為大腦會問身體一些棘手的問題,而身體會設法避而不答,但你的成功和快樂最終取決於你怎麼回答這些問題。

跑步堪稱是最純粹、最自然、時間效益最高的運動,幾乎在任何地點都可以進行。無論多有經驗或受過多少訓練,都可以到戶外去跑步。現在我們所有時間都花在電腦和桌子前,跑步是抽離放空的最佳方法。

在《燃燒跑魂:世界50大經典路跑賽》中,托拜亞斯集合了世界最棒的一些賽事。它們可以讓你在星期六早晨爬起來跑去當地公園(就算你的伴侶覺得你很奇怪),或鼓勵你放膽作夢測試自己,甚至為你提供一個去開曼群島的藉口。無論是充滿樂趣的泥濘障礙賽,還是讓你打開眼界、發現英格蘭丘陵之美的英格蘭高地山徑越野跑,這些賽事的挑戰和地點都十分具有代表性。

他將這50大經典路跑賽事分成三類:初學者路線自虐狂路線高難度路線。如果你只是初學者,你可以邀請妻子一起到英國參加背妻大賽(The UK Wife Carrying Race),或是參加趣味十足的殭屍追逐賽(Zombie Evacuation Race),這兩場的完賽率都是99%喔。

殭屍追逐賽變得大受歡迎,現在幾乎已經成了一個獨立的運動項目。這項比賽的不尋常之處(除了明顯的殭屍因素之外)是,對許多人而言,這是他們生平參加的第一場賽跑。他們覺得一般競賽性質的5公里或10公里賽沒啥意思,但被殭屍追的想法卻似乎很有趣。

此外,這場比賽必須有一大批殭屍志工,這其實是它的一個主要賣點。
所以你若想讓家人參與自己週末的愚蠢活動,就可以報名參加,然後讓家人打扮成殭屍來追你。這方面會有專業化妝師協助,他們能把最低調、最迷人的人改造成一臉死相的怪物。再上個一、兩堂課,教他們怎麼發出令人信服的呻吟聲、哀嚎聲、嘶嘶聲和低吼聲,他們就會變得非常具有說服力。


(殭屍醫護人員在追逐托拜亞斯。/大石國際文化提供)

不過,你若是這本書的讀者,那你應該會更想參賽而不是扮殭屍追人,所以我們就來談談活動本身。在抵達賽場時,國王陛下的「皇家裝甲殭屍爆發應對單位」(RAZORs)的奧姆羅德中士(Sergeant Ormroyd)會出來迎接,遺憾地告知你(好像這是意外似的)由於殭屍疫情爆發,國家已然處於封鎖狀態。你獲救的唯一希望是抵達「疏散區」剛好在5公里外

主要的問題是,這條路上滿是障礙物和一群群殭屍,他們全都想「咬」你,把你變得跟他們一樣,只要摘掉參賽者身上的三個生命標籤,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生命標籤是會發光的魔鬼氈小標籤,黏在參賽者的腰帶上。參賽者很快就會發現這是一場嚴酷的考驗,唯有「最適者能生存」、贏得倖存者獎牌。失敗者則會獲得「感染紀念章」,然後被送到「中和區消滅」。雖然一開始有奧姆羅德中士和他的士兵帶領,讓人有種虛假的安全感,但你幾分鐘之後就會遭到攻擊。從那一刻起,你就只能自己死裡逃生。


(專業化妝師幫忙創造出非常逼真的殭屍。/大石國際文化提供)

我參加第一屆殭屍追逐賽時,沒有殭屍追逐賽的經驗,也不知道避免遭到感染的策略。由於我比其他大多數參賽者稍微強健一點,所以我很快就發現自己一個人面對著20個殭屍,全都迫切地想咬到第一口肉。跳過障礙物、跑過大片泥濘的土地已經讓我疲憊不堪,接著還要跟殭屍玩急速狂奔的遊戲,實在太累了,所以我終究失去了所有的命。這除了代表我已經受到感染外,也讓比賽變得比較無趣,因為我基本上已經不是在「逃命」了,而是單純在跑一段艱難的5公里路。但若真的失去了一條命或者三條全失,你還是可以尋找隱藏的醫療包,裡面有可以讓你恢復一條命的疫苗,只是一直有武裝的殭屍要咬你,這事談何容易。

無論你喜歡變裝還是純粹喜歡恐懼帶來的刺激,殭屍追逐賽大概都是所有5公里賽中最好玩的。這個比賽不會假裝自己多嚴肅,所以你也不用太認真。若是擁抱活動的精神,包你一路大笑嚎叫到終點—希望是以「倖存者」的身分。

如果你還想挑戰一下,你或許可以在自虐狂路線這個分類裡挑一項參加。因為不論是什麼比賽,你都有可能無法完成。但一場幾乎「保證」完成不了的比賽卻相當罕見。諷刺的是,這正是紅牛越野淘汰賽的重點。

這場高地荒原賽跑在峰區(Peak District)舉辦,有個殘酷的特殊規則:500位
參賽者中,只有前30名男子和10名女子可以完成比賽,剩下的人會在各村鎮的教堂尖塔遭到淘汰。跑完全程的人要跑34公里、爬升1400公尺。比賽由紅牛贊助,這家公司以贊助各種古怪但艱難的賽事聞名,因此吸引了形形色色的運動員,從超馬跑者、探險越野賽選手到當地的高地荒原跑者和馬拉松選手
都有。


(峰區的山丘或許不如鄰近湖區的山那麼高,但同樣嚴峻。/大石國際文化提供)

比賽的起點距離終點卡色頓(Castle -ton)有幾公里遠。依照正統的紅牛風格,且為了確保每個人在第一賽段都能發揮到自己的毅力,一開始就是一段嚴酷的考驗:從母親山(Mam Tor)的側面爬上去。由於沒有固定路線,我們必須自己找出上山頂的路,抓住青草、植物的根以及任何你找得到的東西吃力地爬上近乎垂直的山丘。不過一旦到了山頂,我們就獲得回報,可以沿著巴克堤陵線(Barker Bank ridge line)跑,俯瞰湖區迷人的全景。我很想停下來欣賞風景,不過之前的參賽者建議,若想有機會完成四個賽段抵達終點,那麼到班福特村(Bamford)的第一座尖頂時,你的名次必須在35名內。

對我來說,不完賽可不是個選項!
當我以第40名的身分抵達班福特時,我已經跑了13公里,攀升了580公尺,這時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許多跑者(確切來說是165位)很高興不用再往前跑。但就像一場成功會延長痛苦的比賽,我繼續向前跑,決心堅持到底。

第二賽段比較短,只有6公里左右,不過高度爬升310公尺,所以基本上感覺好像大多時候都在上坡。我會瞄一下旁邊的跑者,試圖判斷他們是否比我快。但我學會了絕對不要以貌取人,在這群高地跑者、障礙跑選手、超馬跑者以及一位菁英馬拉松選手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賽道有些在私人土地上, 混合了高地荒原、山徑和馬路等地形。我們前一刻還在農用道路上全速前進,下一刻就得踮著腳尖穿梭在岩石間,祈禱不會絆倒摔跤―但當然還是有些人免不了。另外,雖然有很多厲害的跑者,但有些人今日狀況不佳。他們自知無法跑完全程,因此還不到檢查點就停下來,讓真的想繼續的人先通過。對於我們這些真的想完賽的人來說,這是場真正的比賽,並不是和地形對抗,而是與身邊的每位跑者較量。在希望村(Hope)又淘汰了1/3的參賽者,剩下身強體壯的125位男子和45位女子選手,力拚第三和最後一座尖塔。


(參賽的500人中只有40位能跑到終點。/大石國際文化提供)

第三賽段,也就是從希望村到伊戴爾村(Edale)的10公里路,是我賽跑生涯中最讓人頭痛的經驗之一。我的大腿快要抽筋,小腿則因為長時間踮著腳尖而痛得半死,而且由於在前一個補給站水喝得不夠,我還口渴得要命。但通過第二座尖頂時我排名32,不能再浪費時間了,因此我沿著狹窄小徑狂奔,還像遭人追殺似地不時回頭看。在出發2小時40分後,我抵達第三座尖頂,真的是疲憊不堪。由於看錯了計數器,我差點以為無法在關門前到達,不過後來發現我排名26:我成功了!

事實上,無論我花多少時間跑完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賽段都無所謂,因為除非迷路或斷腿,我都可以堂堂正正地自稱全程完賽者。於是我放鬆下來,享受回到卡色頓的最後5公里路,並且對自己感到非常滿意。

比賽結束後,大會提供免費的烤豬肉。跑完這場精采的賽事,是該好好用餐、愉快享受剩餘的時光了。

►相關書籍:大石國際文化《燃燒跑魂:世界50大經典路跑賽》,托拜亞斯.繆斯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