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場兒童版的公路電影吧!—《小耳朵》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看一場兒童版的公路電影吧!—《小耳朵》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Ketut Subiyanto from Pexels

閱讀《小耳朵》的過程,像是看了一部兒童版的公路電影。

翻開繪本的蝴蝶頁,馬上就可以感受到小耳朵兔子的難受,一幅沒有文字的圖道盡了一切:旁人的竊竊私語和頻頻回頭,他們的目光就像是無聲的箭連發射向小耳朵兔子心頭,而我們的主角小兔子臉上的惱怒憤恨毫不掩飾地寫在臉上,一覽無遺。

從蝴蝶頁開始說故事,內文直接切入主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一只特別短小的耳朵,小兔子下定決心出走到遠方的魔法森林,尋求魔法師的協助,讓自己「恢復正常」;就這樣,小兔子獨自出發,邁向遠方森林,開始這趟未知的旅程。

如同文章開頭所說的,《小耳朵》就像是兒童版的公路電影,而公路電影往往會讓主角在途中經歷許多挑戰和事件,小兔子也不例外,他遇到許多朋友。有趣的是,聽得見小兔子聲音的朋友們總是離他非常近,而這個「近」包含了物理上和心理上的。怎麼說呢?高大的長頸鹿和樹間輕盈擺盪的猴子聽不見小兔子呼叫,唯有個子小的長頸鹿和手臂短的猴子才聽得到,因為聽得見彼此的呼喚,也就聽得懂彼此心中的缺憾,所以得以志同道合地踏上這趟未知的旅程,在路上相互扶持幫忙,讓彼此的路繼續走下去。

開根好_小耳朵_天下生活

好不容易乘風破浪、風塵僕僕地接近了魔法森林,不免要通過巨龍的考驗,只不過這一次他們遇到一隻與眾不同的巨龍,一隻不會噴火狂吼的巨龍,反而張口唱著歌。但唱歌的巨龍同時感到不快樂,他想知道開口噴火的感覺,巨龍加入尋找魔法師的團隊,浩浩蕩蕩和大家一塊兒往前走。

碰見魔法師的經過就是《小耳朵》的高潮,在此就不壞大家的興致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事:每一個踏上這個旅程的動物,都原封不動地回到自己的生活圈子,小兔子更是帶著微笑回到家,村子裡的大家看見沒有改變的他都好奇地問「魔法師的魔法沒有成功嗎?」

這就是我為什麼說《小耳朵》是本兒童版的公路電影,因為它融入了所有公路電影的精髓。首先,沒有路上的這些朋友們,這趟歷程是無法完成的。沒有善於工具的猴子,哪來飄洋過海的船呢?沒有溫柔快樂的巨龍護航著,恐怕這些小動物老早成了別人的盤中飧了吧!那麼,是什麼讓這些同伴聚在一起完成這一趟獨一無二的旅程呢?是生命中共同的經驗和感受,或許是缺憾、是感傷、甚至是痛苦,讓他們彼此理解。兔子的登高一呼固然重要,但若沒有碰到可以理解傷痛的夥伴,這趟旅程走起來肯定成為另一趟創傷之旅,到不了目的地不打緊,恐怕還得傷痕累累地回家,消化更多不爽快。

再來就是《小耳朵》的收尾了,書的首頁和結末頁都是一張大大的小兔子獨照,我猜想這是繪者的別具心思,而我特別喜歡:小兔子的獨照看起來的確沒有改變,仍然是一隻短小的耳朵掛在頭上,但面對眾人對魔法師功力的疑惑,小兔子卻露出一抹微笑地說:「成功了!」

兔子走了一趟尋找大耳朵的旅程,找到的不是耳朵,而是肯定自我的眼光。有形的外在和物質對魔法師可說是彈指可得,不過下一次呢?要來找什麼呢?一同上路的夥伴們背負著相同的傷痕,但魔法師給的不是答案,而是理解傷痕的能力,讓一夥人進一步轉化傷痕,找到在疼痛中展現自我的力量。

公路電影的主角們通常都會回到各自的生活(生命)中,結識的一群朋友一起走過好似沒什麼改變的路途,卻帶著轉變生命的「什麼」回到自己的生活。

孩子困惑地問我,「為什麼小兔子說成功了,他沒有變啊!」

我說:我們一起看看他出發前和出發後的獨照吧,或許可以從他的雙眼中找到蛛絲馬跡,整趟冒險造就了眼中的一絲絲光芒,或許就只是這一絲絲光芒,給足了他照亮未來「與眾不同」的勇氣。

►延伸閱讀:寫給大人小孩的《小耳朵》:接受不完美的禮物,找回最完整的自己 
►相關書籍:天下生活《小耳朵》,小石強納森、湯婷婷 著
►相關書籍:天下生活《小耳朵系列:蘿蔔大賽-注音版》,小石強納森、湯婷婷 著

  • 開根好_小耳朵_天下生或開根好_小耳朵_蘿蔔大賽_天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