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女子》人物特寫──誰是金子文子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逆權女子》人物特寫──誰是金子文子

Single Articles

照片取自網路1923年日本關東地區發生規模8.1的大地震,當時市面上有多篇報紙報導聲稱日本朝鮮族在災難中犯下縱火搶劫等案件,朝鮮人因而在東京和橫濱遭到大規模暴力鎮壓。(參考資料:維基百科)

將近百來年後,韓國追頒金子文子「建國勳章」,以結果論來說,她這一生彷彿就此定調了,一個為韓國獨立運動拋頭顱、灑熱血的日本女人,就如電影裡《朴烈:逆權時代》所描述的一樣。但循著本書原書名《是什麼促使我這樣做》,尋找金子文子如何成為這樣的女英雌,恐怕就會失望了。

只活了二十三歲的生命,十九歲認識朴烈,只因為他的一首詩感動而展開追求。「我是狗崽子,當高高在上的貴族們從雙腿間,撒出溫熱的尿液淋向我時,我就朝他的腿上撒上相同溫熱的尿液,我只是狗崽子。」(摘自網路)就電影的脈絡,詩裡含藴的是生為被殖民者對當權者的反抗,直指朴烈抗日獨立的意志,也因此金子文子似乎順理成章成了一起革命的愛人同志。但電影裡沒有說的是,兩人初次見面,金子文子劈頭就問朴烈:「請問你是民族運動者嗎?⋯⋯假如是,那有些遺憾,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朴烈與金子文子
本圖片取自於網路

因此,究竟「是什麼促使我這樣做」?入獄後的金子文子以這本自白書,回答對她頗為憐憫的法官,似乎也在百年後回答看過電影的讀者們。姑且不論朴烈是否真是個愛國的獨立運動家,或者單純的無政府主義者,金子文子以宛如小說的手法鉅細靡遺記下自己充滿戲劇性(短促的)的一生,大篇幅呈現了女性在傳統父權底下的斑斑血淚,一度絕望到想自我了解,也是因為「向折磨我們的那些人報復」的心念救了自己。或許這才是她之所以「逆權」的原因吧。

七歲都還因「無身份」被拒於學堂之外,一直以來,追求身份的認同也始終是金子文子的魔咒,使她在各種關係裡傷痕累累。不,在她身邊的女性,甚至相隔百年的今日女性,在認同的路上,同樣傷痕累累。

本文作者為大塊文化副總編輯 小蓮

►相關書籍:大塊文化《逆權女子》,金子文子 著
►延伸閱讀:她是韓國建國英雄、也是日本戰亂犯-藉金子文子看日韓情仇

大塊文化-逆權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