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沒有「真正」的衝突,也能開出一朵美麗的花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別怕!沒有「真正」的衝突,也能開出一朵美麗的花

Single Articles

Photo by Carlos Quintero on Unsplash

初次知道松本大洋這個名字,是在2019年的初秋。他的作品出現在日本知名手帳品牌Hobonichi(ほぼ日)下年度的商品之中,作品是幅小男孩的側臉。當時以為是插畫家,描線很淡,色彩溫潤,和常讀的日本漫畫感覺差異很大。到了2020年的秋天,又是Hobonichi準備讓大家掏錢的時刻,這次,松本大洋畫了一隻橫過城市天際的白色大貓,有點像《夏目友人帳》裡的斑,異常妖美。

直到遇見《花》,才發現松本大洋不只作畫,同時也說故事。

這本書的畫面精細如繪本、分鏡的方式則像漫畫,而主角對話寥如繪本、故事推展節奏卻又與漫畫更為相似······,就好像一本介於繪本與漫畫的作品。出版社也巧妙地使用了大開本尺寸,讓讀者在閱讀的同時,除了角色們的寥寥台詞外,可以見到許多未訴諸於文字的細節,不再是透過文字看到畫面,而是藉由畫面讀到故事,是很有趣的體驗。

不同於Hobonichi手帳作品呈現的柔美優雅,《花》的線條剛硬粗獷,處處展現山林與原民的氣息,主角群的黥面與服裝,乍看之下,會以為設定於古老年代;然而,觀察所住屋子裡的物品,卻顯示其所在的年代,其實與我們相去不遠。這個巧妙的設定,使得原民、部落與山林,瞬間與都市裡的我們連結在一起。


《花》是一個原民、部落、祭典與其傳承的故事。

故事裡,有兩個共享祭典的部落,以花為名的部落負責製作面具,是為製面者;以鳥為名的部落則負責跳舞,是為祭舞者。故事開始於秋天,祈雨祭典使用了製面者下一任繼承人的作品,卻未能達預期效果,鳥部落的人興師問罪,認為繼承人的人選應該另訂。

花部落的現任首領菊,有兩個兒子,大的叫做百合,具有能見到神靈精怪--「祂們」--的天賦,也因此,對外界異常恐懼,至足不出戶的程度,但同時,他製作的面具卻深受「祂們」眷顧,因此祭舞者給予很高評價。至於椿,他沒有兄長的特殊天賦,製作面具還刻意模仿兄長,遭祭舞者批評。

故事隨著季節流轉,冬天時菊辭世了。臨終前,希望百合能夠走出去,看看新世界。

「爸,很可怕的呀,外面很可怕。」
「這方面,大家都一樣啊,百合
······大家都和恐懼一起生活著的呀。」

是啊!誰不是伴隨恐懼在世上行走呢?

到了春天,菊的女兒堇嫁給鳥部落的祭舞者繼承人——松鴉的兒子——百舌。婚禮上用的面具,是由菊挑選段木,百合刻鑿而成。百合沒有參加婚禮,準備出發探索新世界。

在前半的畫面,松本大洋使用大片的塗黑,令人毛骨悚然。但細看這些黑色的色塊,卻能看見細小的、像星星似的,塗不滿的地方,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繭,編織得很細,卻隱隱透著光。

開根好_花_松本大洋_大塊
開根好_花_松本大洋_大塊

而到了春天,百合準備離家之時,他終於從黑暗走向光明。

果不其然被椿攔住,要求和兄長同行。

百合婉拒了,而這時候,椿忽然看見了「祂們」,他困惑地想知道這些人是誰,卻沒有前面百合眼裡的恐懼。

「祂們」在陽光下,看起來就像平常人無異。

百合這時候的反應,似乎反而是看不見了,然而心情很輕鬆地,踏上自己的旅途。

故事結束在夏天的海邊。百合終於見到了海。

海很遼闊,就像百合的未來一樣。

開根好_花_松本大洋_花


恐懼,是自人類文明以來,代代相傳的情緒。它出現在許多故事之中,人類本能地,遇上它時就想迴避,但卻怎麼也迴避不了,因為恐懼就存在於人心之中。它無法透過外物驅散,唯有自己打開心門,才能讓恐懼離開。

人隨著年齡增長,恐懼的對象也會改變,然而,無論何時,恐懼的本身總是如影隨形。若放任恐懼威脅,則只能躲在自己的舒適圈裡,無法跨出去看世界、與人連結,並成為世界的一部分。

菊一開始就有所覺悟,即便松鴉認為他是基於父親的私心才選擇椿,但仔細想想,一個只能製作面具,斷絕一切外在的人,真的能成為適任的「製面者」嗎?

「製面者」不只製作面具,同時領導部落、建立家庭、傳承經驗,而這些都不是自囚於恐懼的百合能夠勝任的,因此菊的決定,與其說是基於父親的私心,不如說是他同時身為部落首領,對部落未來所做的謹慎考量。

故事的最終,應該可以告慰菊的在天之靈,百合和世界連結了,而椿也得到「祂們」的眷顧。

這個故事原本是日本黑帳篷劇團在 1998 年春季公演的劇本,可以感受到有許多舞台劇獨有的象徵手法。例如,花部落的成員皆以花為名,而鳥部落的成員則皆以鳥為名。唯二與大家不同的,是治癒者岩魚,以及百合的旅伴手力。

岩魚在日本,除了是指山澗之王紅點鮭外,還有一個「岩魚坊主」的妖怪傳說。這個故事有很多變形,但都是這個「岩魚坊主」最終自我犧牲的故事。

至於手力,則讓人聯想到天手力男神。當天照大神(太陽)因恐懼躲在天岩戶裡不肯出來時,世界陷入黑暗時,是天手力男神趁天照大神受外界喧鬧引誘,徘徊門邊時,一把將它拉出天岩戶的神明。即便和故事裡的手力可能毫無相關,但作為陪伴百合走出黑暗,探索新世界的旅伴,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雖然故事看似有很多黑暗的地方,但《花》就是花啊!是即便在黑暗之中,亦能感動人心的美麗之花。正如同舞台劇一樣,閱讀的每一次都能看見不同的細節,得到不同的感動。

來!開出自己那朵獨一無二的花吧!

全文經  灰藍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這下完蛋啦!」──松本大洋《藍色青春》觀後感
►延伸閱讀:看得見與看不見:夢枕獏&松本大洋《渾沌》讀後感
►相關書籍:大塊文化《花》.松本大洋 著

開根好_花_松本大洋_大塊 開根好_藍色青春_松本大洋 開根好_松本大洋_日本兄弟

https://www.facebook.com/hi.square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