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慍怒》全世界同志看不見的憤怒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慍怒》全世界同志看不見的憤怒

Single Articles

攝影師:Markus Spiske,連結:Pexels

電影《模仿遊戲》講述英國數學家、邏輯學家、密碼分析學家和計算機科學家艾倫·圖靈(班奈狄克·康柏拜區飾演),在二戰中幫助盟軍破譯納粹德國的軍事密碼的真實故事,他被譽為計算機科學與人工智慧之父。

二戰期間艾倫·圖靈在英國軍情六處監督下,從事對德國機密軍事密碼的破譯工作,兩年後他領導的小組成功破譯了德國的密碼系統,後世的科學家估計,圖靈小組的傑出表現,使得盟軍提前至少兩年戰勝了納粹德軍。然而這樣一位優秀的人才卻因為同性戀傾向,在1952年被控以「明顯的猥褻和性顛倒行為」罪,在公審後,他被給予了兩個選擇:坐牢或女性荷爾蒙注射「療法」(即化學閹割),為了可以繼續進行研究工作,圖靈選擇了化學閹割。1954年僅41歲的圖靈食用浸過氰化物溶液的蘋果自殺身亡。

直到2013年12月24日,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赦免1952年因同性戀行為被定罪的艾倫·圖靈,透過許多人的請願與奔走後,終於在2017年1月31日,艾倫·圖靈法案生效,約49,000位因同性戀定罪者被赦免。2019年7月6日,圖靈成為英國50鎊新鈔的肖像人物,「這也是英鎊鈔票上第一位公開的同性戀者」,Twitter 等社交媒體上對於新鈔普遍給予肯認,認為這樣的設計,不但突顯了科學創新精神,也展現了新時代的普世價值。

2019年50 英鎊塑膠鈔票
圖/擷取自 Bank of England,將於2021年發行

艾倫·圖靈和英國近5萬名同性戀者得到法律上的平反,但同性戀自此得到了完全的平等對待與善意嗎?

在同志婚姻合法上和台灣類似的愛爾蘭

《慍怒》是愛爾蘭作家約翰.波恩(John Boyne)的最新作品,大家對這位作家最熟悉的作品應該是榮獲愛爾蘭國家書卷獎的《穿條紋衣的男孩》,以及最近剛由未來出版重新改版上市的《飄浮男孩》,但我強烈認為《慍怒》才是台灣人最應該閲讀的作品,因為這個故事從一九四五年寫到二〇一五年,橫跨了七十年的愛爾蘭歷史,很多情節和台灣的發展有諸多的雷同!

《慍怒》從一九四五年男主角西羅爾還只是母親凱薩琳歌根子宮裡的一個胎兒開始講起,小說情節除了以西羅爾一生的故事為主軸外,在背景敘述上也提到了許多愛爾蘭的同志歷史。
在那個愛爾蘭天主教教會勢力還掌控全國政治命脈的年代,如果是「同性戀現行犯」,也就是被其他人看到正在進行同性交媾,其他人可以直接把你活活打死,而且不需要接受任何法律上的審判!

凱薩琳歌根就是這類悲劇的親眼見證者。

十六歲的凱薩琳歌根因為未婚懷孕,被家鄉的天主教教會趕出管轄區域,在逼不得以的情況下,她來到首都都柏林求生,剛落腳這座城市的時候,是一對年少的同志伴侶尚恩和傑克收留了她。但好景不常,這三個人才同居沒幾天,有一次尚恩和傑克在房間親熱的時候,被尚恩的父親闖進房門當場抓包,父親一氣之下將尚恩活活打死,而傑克則是被打瘸了一條腿,還好凱薩琳歌根即時趕回家救了他一命。

傑克後來離開了愛爾蘭,長年居住在荷蘭,在往後的日子裡,傑克每每回憶起他在愛爾蘭的生活,除了咒罵還是咒罵,「愛爾蘭就是被那些有虐待狂的變態神父統治的邪惡國家,政府就像狗一樣被這些人箝制操弄著……愛爾蘭唯一的希望就是出現大西洋海嘯,就像聖經中的水災一樣徹底地沖走所有人,男女老幼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糟糕的國家,可怕的人民,恐怖的記憶……」;「我痛恨那個國家,但是我不介意那些人民過來把錢交到我的收銀機裡面……」

台灣一再上演的悲劇

同樣地,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雖然我們的法律沒有「同性戀現行犯」這樣的懲處條例,但是社會的保守風氣依然盛行。
尚恩和傑克的故事讓人想到最近剛熱播過的偶像劇「想見你」,劇中安插了一段玫瑰少年王詮勝的故事,王詮勝因為同志身分在廁所慘遭霸凌,最後在宜蘭外海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這個故事是許多台灣同志被當作「現行犯」的翻版。   

雖然王詮勝的故事只有短短不到五分鐘,卻馬上讓人聯想到一九九四年,一對就讀北一女中數理資優班的女同志,因為承受不了家庭壓力和學校輿論,雙雙在宜蘭以燒炭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接著,時間來到了西元二○○○年,屏東縣高樹國中的葉永鋕同學,他因為陰柔的性別氣質,慘遭同學在男廁霸凌至死。


【蔡依林PLAY世界巡迴演唱會- 臺北站】「不一樣又怎樣」紀錄片-葉永鋕篇

隨著民風漸開,到二〇一五年,愛爾蘭終於承認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慍怒》的故事也在這一年進入尾聲。但是在同婚合法之前,愛爾蘭國內的宗教保守勢力不斷阻止修憲案進入國會,在台灣的你是不是也有種即視感?在逼不得以的情況下,國會通過以全民公投的方式來決定同婚是否合法。就像後來許多媒體所報導的,就一個法案的成立而言,公投是最耗費社會資源的決策方式,愛爾蘭的同運團體紛紛呼籲全世界,希望不要再有第二個國家使用同樣的方式通過同婚法。

諷刺的是,才過了三年,愛爾蘭對世人的提醒言猶在耳,二〇一八年的台灣就決定採用全民公投來決定我們的同婚是要修民法,還是立專法。
最終,
2019年5月17日,在經歷4個多小時的逐條表決後,在下午3點27分隨著立法院長蘇嘉全議事槌落下,正式宣告關於同志婚姻權益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通過,而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看看愛爾蘭,想想台灣,同樣地回顧過去,每每看到故事裡的同志主角西羅爾受到不公不義的對待,以及保守勢力的百般阻饒,都會讓人連想到台灣同志的處境。我們雖然是亞洲第一個通過同婚合法的國家,但是台灣的同志受到的歧視並不會少於愛爾蘭。《慍怒》所寫的西羅爾的遭遇,似乎只要稍作修改,也可以是台灣任何一位同志的故事。

台灣和愛爾蘭一樣,能走到這一步不簡單,我們應該更珍惜得來不易的成果!我可以繼續列舉《慍怒》故事中愛爾蘭和台灣相似之處,畢竟在每個保守社會裡,同志所遭遇的歧視,以及「心底看不見的憤怒」(註1)是一樣的。
註1「心底看不見的憤怒」(The Heart’s Invisible Furies)是《慍怒》的原文書名直譯。

西羅爾在故事最後引述同樣是同志的愛爾蘭國會議員大衛諾利斯(David Norris)的談話,「對我來說有點遲了。我花了這麼多時間把船推下水,自己卻沒有跳上船。如今船隻已經離港在海上運行,不過看著心情也好。我完全能夠感同身受,因為我也站在岸上看著海上的那艘船。」

我想把這段話送給葉永鋕的媽媽,我想告訴葉媽媽,謝謝她化悲憤為力量,催生了二○○四年的《性別平等教育法》,雖然永鋕沒有跳上這艘遲來的船,但是葉媽媽的努力終於有了代價,她拯救了許多玫瑰少年,但願永鋕在天堂的彼岸看著這艘離港在海上運行的船隻也可以有好心情!

孩子們你們要勇敢天地創造你們這樣的一個人一定有一道曙光讓你們去爭取人權要做自己不要怕——葉媽媽

►相關書籍:凱特文化《慍怒》,約翰.波恩(John Boyne) 著

凱特文化-慍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