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調可信嗎? 川普是個好總統?  | Square Good Co.
  • 搜尋
  • 關於

民調可信嗎? 川普是個好總統?

Single Articles

達倫·霍爾斯特德(Darren Halstead)在Unsplash上拍攝

從最近的各項民調在在顯示,總統蔡英文的聲望正如日中天,今年二月初,TVBS民調中心針對總統蔡英文施政滿意度所做的調查顯示,有54%的台灣民眾對她的施政感到非常滿意或滿意;到了二月底,台灣民意基金會所做的調查更顯示,台灣民眾對總統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高達68.4%,前立法委員林濁水說,過去這二十年的調查當中,只有前總統陳水扁二○○○年剛就任的第一個月曾經短暫曇花一現出現過這麼高的滿意度。

也許有人會質疑,台灣現在檯面上的這些民調中心多少都帶有特定的政治色彩,他們所做的各項調查可信度總是讓人大打折扣。
好吧,那我們不要用抽樣調查,我們來做個全民普查好了,今年一月十一日的總統大選投票就是一次最好的全民普查,總統蔡英文在這次尋求連任的選舉當中拿下了八百一十七萬多票,這是歷屆台灣總統大選的最高得票數。

最有名的總統民調 美國政治學會

其實不只台灣,世界各國都有許多民調中心時時刻刻針對他們的政治人物做出各種民意調查,最有名的總統民調莫過於由170名頂尖學者所組成的美國政治學會(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每隔四年進行一次歷任美國總統評比,該協會最近一次的調查結果發表於二○一八年二月,在這次的調查當中,川普吊車尾只拿到平均分數12分,而前一任總統歐巴馬則拿到平均分數71分,名列第八。

但是這個評比每四年做一次,每次結果出爐時,每位總統的分數都會有所不同,所以排名也會跟著改變。舉例來說,歐巴馬總統在二○一四的調查當中只拿到了58分,名列第十八名,是當時所有在世的美國總統當中名次最低的。許多評論家認為,當年歐巴馬會拿到這麼低的分數,是因為他還在任期內,而他的許多對外政策被批評太過保守,他對中國提出的各項經濟限制措施幾乎逆來順受;他不派兵解決敘利亞政府與民兵的戰亂,以至於讓伊斯蘭國有機可趁不斷坐大;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他也只提出經濟制裁,以上種種「不作為」的態度都讓他拿下了不及格的58分。

但是到了二○一八年,他的名次突飛猛進,前進了十名,許多觀察家都說這是川普的功勞,因為川普太過走鐘的表現,在國際上到處樹立敵人,使美國人心惶惶,擔心哪天又會發生類似九一一的恐怖攻擊事件。於是美國人反倒開始懷念起前一任總統歐巴馬「不作為」的好處,以至於讓歐巴馬在二○一八年的評比中排名大躍進。

從美國政治協會所作的歷任美國總統評比,我們看得出來時勢可以造英雄,每一次評比都會因時因地而有不同結果。

量化研究 與 質化研究

另外,這些量化研究也有其優缺點,最大的優點是他可以針對某一個問題得到一個比較全面性和公正性的答案輪廓,但他的缺點是,為了得到大量被研究者的具體答案,研究者所設計的問卷只能使用是非題或選擇題,從被研究者的答案當中我們無從得知這些樣本對問題更深入的詮釋。

於是在美國有越來越多的政治學者改採質化研究來評比美國歷任總統的表現,《強權者的道德》這本書的作者約瑟夫.奈伊(Joseph S. Nye, Jr.)他就是以質化研究的方法,來評論一個領導者的外交政策是否符合道德規範。

奈伊曾經擔任過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院長,在美國是非常知名的政治學者,他在《強權者的道德》裡提出了一個精密的檢查表,可以用來檢測世界上每一個領導者的外交政策。在這本書裡,他主要是用來檢測二戰之後的十四位美國總統。

奈伊的檢查表又細分成三大點:意向、手段、結果。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在檢視領導者每一項外交政策的時候,都必須先看他的出發點是不是合乎良善的道德規範,再來是看他使用的手段是否合情合理,最後是看這項外交政策實行後對美國和全世界的影響好壞。

舉個書裡提到的例子,二戰初期,英國的存亡危在旦夕,首相邱吉爾這個時候派兵去轟炸德國,這個作為的出發點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國家,在奈伊看來他的意向是良善的,若用奈依的檢查表檢測,會拿到比較高的分數。
但是到了一九四五年戰爭快要結束了,德國大勢已去,眼看就要投降了,這個時候邱吉爾還派兵去轟炸德勒斯登,這次的行動被質疑是否有其必要,而且被許多道德論者批評違反良善的立意,手段也過於殘忍,如果用奈依的檢查表來檢測第二次轟炸行動,邱吉爾會拿到很低的分數。

二戰之後的十四位美國總統使用奈伊的檢查表檢視後,他們的評價被分成三個等級:
前段班:小羅斯福、杜魯門、艾森豪、老布希
中段班:雷根、甘迺迪、福特、卡特、柯林頓、歐巴馬
後段班:詹森、尼克森、小布希、川普(任期未完觀察中)

從這個結果可以看得出來,川普一樣敬陪末座,而且奈伊在書裡還提到一個有趣的觀察。二○一八年的時候,沙烏地阿拉伯的異議分子、記者哈紹吉在沙烏地阿拉伯駐伊斯坦堡的領事館被殺害後,川普為了討好沙烏地阿拉伯政府而罔顧事實,拒絕承認這是一次政治迫害,這個舉動被許多美國評論家認定川普比尼克森或詹森更不顧美國應該遵守的價值與原則。奈伊的言下之意是,川普在他的評價當中,不只是後段班,還是後段班的最後一名。

像奈伊這樣的質化研究,他的優點是可以比較清楚理解每一位研究者的觀點,也可以知道評價結果背後所代表的更深一層的意義,但是和量化研究比起來,他的缺點就是,這份評價報告只能代表某些菁英人士或團體的觀點與看法,你甚至可以從不同的菁英團體得到不一樣的評價結果。

以歐巴馬當例子,他的外交政策在奈伊的評價裡只排得上中段班,但是我們可別忘了,美國二戰以後的總統只有兩位得過諾貝爾和平獎,一位是卡特,另一位就是歐巴馬。如果我們用比較嚴格的標準來看得獎名單,卡特是在卸任20年之後才得獎的,他當時已經不是美國總統了,所以二戰之後在任期內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美國總統只有歐巴馬,而評審委員給他的得獎理由是「促進國際外交和各國人民合作所作出的非凡努力」

同樣都是對歐巴馬的外交政策進行評分,顯然地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審委員和奈伊有不同的觀點。

再讓我們回來面對最初的問題:總統蔡英文到底是不是好總統?從我們剛剛提到的民調調查與總統大選可以歸納出的答案是,總統蔡英文無疑是台灣至目前為止史無前例最受歡迎的總統,但是這樣的結果能不能輔以任何質化研究的分析呢?

眼下台灣似乎沒有任何一位政治學者其公信力可以媲美約瑟夫.奈伊,所以也還沒有人可以做出一份值得信任的台灣總統評比。
但是我們不放棄希望,期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有學者放下藍綠,為我們做出一份公正、客觀的總統評比,那真的就是台灣人民的福氣了。

►相關書籍:天下文化《強權者的道德》,約瑟夫.奈伊 著

天下文化-強權者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