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老年與死亡,我需要甚麼?《如果孤獨死將是大多數人的未來》 | | 開根好 SquareGood
  • 搜尋
  • 關於

面對老年與死亡,我需要甚麼?《如果孤獨死將是大多數人的未來》

面對老年與死亡,我需要甚麼?《如果孤獨死將是大多數人的未來》

圖片來源:canva圖庫
趨勢話題「無緣社會」、「長壽地獄」之後,臺灣現場實況,基層公務員說給你聽。

自從想清楚自己這輩子不會生養下一代後,我時不時會想老了之後會需要什麼樣的生活環境?是足夠的退休金、家裡的無障礙空間、還是住在附近的親朋好友,關於上述的這些問題我的想像都滿立體的,知道需要準備哪些事情,或是可能面對甚麼困境。

但唯獨面對死亡,我好像只有一些專注於自身感受的想法,例如不要無效醫療,或是可以選擇安樂死等等。其他關於喪禮、遺產這些實質會影響到身邊人的事情,我並沒有甚麼想法,但《如果孤獨死將是大多數人的未來》一書作者透過一個又一個的案件與訪談,給了像我這樣沒相關經驗的又高機率會面對孤獨死的人,對於自己死後身邊的人要面對的事情有了相當的認識。

▌ 死了之後還需要經歷多少事情才是真的結束?

從死亡那一刻開始,至少還要經過遺體的認領、喪禮、安葬,以及遺產的點交才是真的結束,但身邊沒有親屬最後孤獨死的人,這些事情就需要公權力的介入。

作者在書中第一個提到孤獨死的案例,是一位無親屬可認領遺體、又有遺產需要處理的高阿姨,高阿姨死後過了好幾天才被人發現倒臥在家裡地板,她其實留下了口頭的遺願,希望能和父母的骨灰存放在一起,但由於沒有留下紙本遺囑因而被納入《社會救助法》辦理,因此朋友雖有心卻也難以使用高阿姨的遺產完成她的願望,最後還是只能走聯合奠祭的流程。

另外一個馬阿姨也是情況相似的案例,有著無血緣關係但非常關心她的謝先生想辦理馬阿姨的後事,但因為並非血親而處處受到限制。高阿姨與馬阿姨其實並非真的「孤獨」身邊還是有至親的朋友,但沒有法律上的關係而無法介入後續的處理。但相反的也有妻子、兒女仍在世但卻沒有意願處理其後事,也走聯合奠祭的黃爺爺。

▌ 如果可以安排自己的後事

我曾經聽過一個保險相關從業者說,台灣人的平均喪葬費用約莫是三十萬,自己死後的保險至少要能支應這些錢才不會給家人帶來困擾,在不婚不育的人數逐漸增長下,或許沒有親屬可以因為這些事困擾才是新的問題。

要怎麼樣才能讓後事如自己所願地進行,書中提到了與葬儀社簽訂生前契約的可能,但如果沒有親屬可以領走遺體,仍需要等待公所公告期滿且火化成骨灰後葬儀社才可以執行這份契約,所以就會造成無法全部履行、或根本無法履行的問題,這方面的問題還有待行政機關的完善。

本書比較聚焦於遺體認領直到安葬的過程,對於遺產雖然稍有著墨但並未太深入的討論,或許這是又另外一個大議題。

▌ 關於「死亡」以外的業務

這本書是作者的碩士論文衍伸之作,作者指導教授的推薦序保證說這本書絕非是單純的學術文章改寫,出於好奇我去搜尋了作者的論文,但電子全文尚未公開,就大綱來看的確與本書有些差距。作者的碩士論文主要聚焦在有名無主獨居老人死亡的處理流程,但本書除了此議題之外還有許多與老人相關業務的處理,例如三節禮金的發放作業、中低收老人生活津貼的申請等等,作者將接觸到的案件,大略的按照她自己碩士的歷程排序,帶著讀者與她一起從文化行政轉調的新手一起進入老人行政的世界。除了個案紀錄,還有關於作者自身成長的描述,也有一些做田野的小碎念。

▌ 身處體制底層的「公務勇者」

作者取的「公務勇者」這個稱號,聽起來很像穿著盔甲與短劍,在魔物世界裡拯救世界的可愛角色,但實際上是在科層體制中願意多付出心力,在灰色地帶中為民眾找尋幫助的公務員。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需要常常和公家機關打交道,現在想想和我最常接觸的兩位承辦,非常符合作者心中「公務勇者」的形象,其實就我自己來看,作者本人其實也是公務勇者。

謝謝這些總是願意在依法行政外,又多做一些努力的公務勇者,也期待作者提出的修法建議以及在一線的努力,能獲得美好的回報。


全文經 蛀牙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即使死去,也無法擺脫孤獨的苦味:開不出死亡證明的馬阿姨
►延伸閱讀:懂生才能懂死!面對死亡,你準備好了嗎?